排灣語沉浸式習得踩線團成果分享

2020年8月28日我們在台東大武的大鳥部落舉辦了第一次的排灣語沉浸式習得,第一次學排灣語的學員們都感到成果豐碩,也有超乎想像的體驗和收獲,以下讓我們透過照片看看我們到底做了甚麼”好事”。

排灣語沉浸式習得的活動目標

(1) 提供學習排灣語以及其他族語的良好學習管道與環境,推廣台灣原住民語的研究與學習。

目前學習台灣原住民語言的管道主要為一般語言課程和線上教材,幾乎沒有透過”實際使用語言”方式學習族語的管道,”把族語課當英文課上”的成效也非常有限。我們希望建立管道和模範,讓大眾可以透過更有趣更實際的方式接觸原住民族語,推廣並提升原住民語言的研究與學習。

(2) 利用學習排灣語以及其他族語練習”沉浸式習得”的方法

一般大眾或許沒有學習排灣語或是其他原住民族語的需求,但都希望能更有效率地去學習英文、日文等語言。透過”排灣語沉浸式”,參加者可以有效掌握學習語言的方法,運用在想學的語言上面,完成各自的語言目標。

(3) 認識各個族群的真實文化和心聲,結交新朋友

沉浸式習得不論到美國、日本還是在台東,我們都強調不排任何”旅遊行程”或是要求當地夥伴特別舉辦”慶典”或任何針對觀光客舉辦的活動,我們認為一個族群真正的文化和心聲存在於平淡無奇的日常生活當中,只有透過參與當地人的日常生活,我們才能真正認識新的朋友,了解一個族群和他們的文化,“沉浸式排灣語”也遵循這個沉浸式的原則進行。

(4) 促進語言復興,讓更多人想學排灣語和其他族語和本土語言

對語言的熱忱可以感動很多人,我們希望透過這個語言的熱忱感染當地人也感染外地人,讓原住民更想學自己的族語,讓非原住民覺得學族語跟學日語、法語和德語是一樣有趣好玩的文化活動。

第一次的排灣語沉浸式習得我們多多少少都完成了以上目標,下一梯一定會再辦,也會有其他族語和本土語言的沉浸式習得!

排灣語沉浸式習得的活動實錄

沉浸式新人訓練

8月28日成員於傍晚抵達台東大武,到大鳥部落友人家用餐後就開始三小時的研習,主題包括南島語言、語言復興、排灣語概論,壓軸則是在當地服務多年的老師的排灣語實際學習體驗談。這次四位台自北高的朋友都沒有學過排灣語,其實用”沉浸式”的方法參加者不需要事先具備任何程度,這對學任何一個語言來說都是一樣的。

週五晚上的交流

大鳥部落的居民喜歡在周末晚上到部落的”小吃店”唱歌喝酒到天明,我們接受了當地朋友的邀請開了一桌,因為第一天晚上大家比較累所以沒有開歌房,但當地的朋友很認真地跟我們講族語。當天最難的就是”魚/ciqao/”這個大鳥排灣語單詞,除了資優生小弟之外大家都發不太好,不過才剛學這種不要太在意,總不能為了一個音跟整個語言過不去。

三餐都到說族語的家庭用餐

在台灣做本土的沉浸式習得跟在國外不同,大家都會說”中文”說”國語”,要真的有”全目標語言”的環境實在非常困難,我們只能盡可能地把聽和說排灣語的時間最大化。這次族語沉浸式最該感謝的就是圖片中的這家人,他們家因為有長輩的關係所以至少到中生代都有說排灣語的習慣,我們每天去他們家用餐也都會聽到他們家人的在說族語。

聽司將用排灣語口述部落古早生活

我們”上課”使用田野口述的方式,讓族語使用者天馬行空地講述任何他想到的話題,從中自然地去學習族語和部落的歷史文化。我們的”老師(informant)”叫”司將”,他是唯一把大鳥排灣語當母語說的當地年輕人(1983年生)。跟他同一輩的人可能都只會聽不會說,為什麼他能說和能唱跳創作呢?據說他小時候都一直跟部落的老人生活,不但傳承了母語也傳承了部落生活的文化,跟他”上課”雖然看似毫無章法,但每一句話都是語言文化無價的寶藏。有點諷刺的是,即使他是排灣語的”母語”人士,甚至是年輕一輩的唯一,他卻無法在一般學校授課,因為他沒有受過教育部的”族語書寫”教育。反而是不會說族語,但有考過”證照”的老師在學校裡教族語,這就像是不會說英文的老師在學校教英文,真正會說英文的老師不能進校園,可說是另一種”教育亂象”。

跟耆老用族語胡言亂語

台東的大鳥部落已經很少80歲以上的長輩,我們很感謝這位朋友的媽媽願意每天花時間跟我們用族語”黑白講”,從她身上我們發現大鳥排灣語受日語的影響似乎很深。當時我正在練習說”你要吃xx”的句子時,開玩笑地說了”你要吃貓嗎?”,她反應很大的說了”i-lan”,我馬上想到這該不會是日語”不需要(i-la-nai)的口語(i-lan),結果還真的是;除此之外,大鳥人也會用日語”o-to-li”自稱。

和司將一起做排灣粽

小米是許多原住民部落的傳統主食,這次司將家剛好要做傳統的”排灣粽”,我們剛好可以”湊一咖”。每一家的排灣粽都有自己的特色和味道,司將家的排灣粽有包豬肉和蝸牛,口味偏重鹹,個人覺得很好吃。

週六晚上的部落派對

真正的部落派對不是豐年祭,而是周末的小吃部,大鳥部落有兩個主要的小吃部,部落民周末都會到這兩家店喝酒歡唱到早上,我們也邀請了這次的新朋友們一起來玩歡唱,司將和新朋友們還特別表演排灣族語的即興話劇給我們看,席間我們當然也是使出渾身解數把知道的族語都拿出來亂講,度過了一個歡樂的周六晚上。註:有上角的圖片是當地的三合一神飲,用”紅標”、”伯朗”和”國農”調製而成,我覺得完全不輸台北酒吧一杯200-300元的愛爾蘭咖啡。

到教會聽族語講道

在世界各地學原住民語言教會是必經的一站,一來是教會比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的政府都更早開始研究母語,也比任何一個教育單位更早開始書寫母語。非常感謝大鳥部落的拉瓦告牧師願意讓我們這些”慕道者(非信徒)”進入教會一同做族語禮拜,還特地煮”野味招待我們,真的非常感謝您。

參考資料

與耆老對談實況

大鳥排灣語簡介

台灣原住民語自學網站”族語E樂團”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