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視一字千金參賽心得雜談

這幾年偶而會接到一些節目邀請但都因我個人長時間不在台灣無法參加,這次能參加一字千金可以說是拜疫情之賜。過去我一直都喜歡收看和參加這種機智問答類型的小比賽,在台大時也每年都參加台大外文系的英文拼字 Spelling Bee 比賽,但國語文相關的競賽倒是從來沒參加過,一來是自己在國語文方面的實力不是特別突出,二來是比起國語文我還是對外語比較有興趣,因此真的是志在參加不在得獎。不過,既然決定要參加了,我也想趁機會從”語言習得”和”語言教學”的角度來好好”學”自己的母語。

“手寫”即將被達爾文的21世紀

答應參加”一字千金”後每天都會拿起筆和廢紙抄抄寫寫,走在路上時偶然聽到路人的一句話也會在腦海中問自己”寫得出來嗎?”,頭一天的結果讓我自己非常驚訝,因為我已經連最簡單的詞語和字都不會寫,或是寫錯,例如”紙”下面多了一橫、”惠”右上方多了一個點、”髮”左上方的的下面是ㄙ還是ㄥ都搞不清楚。

學生族群或是習慣書寫的朋友可能會覺得我很誇張,但我認為這是我們這一代人的共業,上了大學之後越來越少手寫中文,就算需要中文輸出也是靠打字選字而不是親筆手寫,”親筆手寫”到必要性式微,僅存的可能只剩手寫的藝術性。

這個”親筆手寫”被達爾文的危機不是我個人的言過其實,這次我參加的比賽組別中有一位在台灣工作的音樂創作人就是最好的例子。她8歲小學二年級的時候就移民到美國,之後求學工作也都在美國,這幾年才回到台灣從事作詞作曲的工作,她能夠”認字”和”打字”,但完全沒有手寫中文字的能力,比賽時全部用注音作答(笑),但她仍能夠在台灣的職場上馳騁,不受”不會手寫”這件事影響,至於製作單位為什麼找到她這依然是個謎,但我非常喜歡她,即使知道自己的狀況仍然願意來參加,給我們帶來非常非常歡樂的時光。

總而言之,過去20年來我的中文手寫能力大幅退化,加上幾乎都是使用外語的生活更讓這情況雪上加霜,而且還有不簡體又不繁體的日文漢字影響,參加一字千金似乎只能去當炮灰。

學母語就像學外語

如果連”紙”都不會寫就被淘汰實在太丟臉了,我只好老老實實地把自己歸零當成小學生,也把自己當成只會聽說讀的”高階華語學習者”,重新學習字音字形。”學寫字”應該是學中文和日語的學習者才會有的煩惱,需要交叉使用”圖像記憶”和”拼音”的能力,也需要不斷手寫練習”反射動作”。”圖像記憶”包括部首、上下分、左右分等等概念; “拼音”的部分就跟學英文等拼音語言比較相似,像我們耳熟能詳的”有邊念邊、沒邊念中間”其實是種拼音文字的概念,中文字有9成都是形聲字,用聲音輔助書寫仍是最有效的方法。

順帶一提,其實拼寫英文字跟寫中文的形聲字非常類似,因為非常多的英文單字都不是”怎麼寫就怎麼念”,為了拚對一個英文單字,”換方式念(念法可能不正確)”或是”圖像記憶”都是必要手段。比如說”尷尬”,你念”尷ㄍㄚˋ”的話就比較難記字型,同樣地 “often” 念”/ofen/”也比較難記拼字,念成 “/often/” 就比較容易。我大四參加台大 Spelling Bee 拼字比賽時就運用了圖像的手段,準決賽時教授出了 “penitentiary” 這個字,其他選手都把最後的 “a” 寫成 “e” ,只有我正確地拚出 “a”,這就是靠拼音不如靠圖像的例子。根據以上的大規則,我重新學了部首、聲符和形符,調整了一個禮拜左右終於把手寫程度恢復到小學生的程度。

語文比賽就像奧運 —- 奪冠的不一定是最強的人

我認為 Spelling Bee 或是類似 “一字千金” 這種比賽最有趣的地方跟奧運一樣,實力最好的人不一定奪冠,反而是最沉著冷靜又幸運的黑馬有最突出的表現,當然,也有像郭婞淳這樣用絕對的實力輾壓對手的情況,就算”出槌”也能奪金。”一字千金”考的都是你會、我會、獨眼龍也會的題目,坐在台下看都很簡單,但你上台站在那只有30秒的時候你就不一定想的到或是寫得出來,考得是文字素養也是抗壓力、也是機智和臨機應變的能力,這跟寫考卷那種”字音字形”不同,練習最久、書念得最多的人不一定是最厲害的,反之小蝦米也能扳倒大鯨魚。

這次我參加的分組叫做”超強大腦”,節目製作邀請8位來自各行各業有特殊能力的大大參加比賽,有旅居法國的調香師、現為天文物理博士的台大醫科指考榜首、紅酒盲品冠軍等等,比賽過程中包括評審的中文系教授都大家一致認為”全國榜首”的實力最好,肯定能在週冠軍賽脫穎而出。

至於最後的結果如何,我們還是等節目正式上架之後再告訴大家。

手寫在21世紀的定位

“手寫比較容易記得住”、”抄寫比較容易記的久” 其實都是沒有根據且一廂情願的說法*,”會手寫”也越來越不是新世紀人才遴選的必要條件之一,如果你個人覺得手寫沒必要也不喜歡,你不想練寫字的確不會達爾文,但請至少要會”認讀”。然而,練習手寫還是有他的價值,在此我僅就語言學習的角度討論,”注重細節”和”忍受重複”是非常重要的特質,透過學習徒手寫字和徒手拼字,語言學習者可以練習”注重細節”和”忍受重複”的能力; 記憶字體的過程中也可以幫助我們發展各種記憶技巧和分析的能力,如果對於字源學有興趣的朋友更可以透過文字的典故增廣見聞。

感謝一字千金的邀請讓我有重拾”中文”的動力,如果沒有這次參賽的機會我根本不會想要”進修”中文,但也透過了這次進修的機會讓我對語言習得、外語教學有了新的想法跟體悟,感謝這次參賽過程中遇到的所有人,阿里阿多!

*引述國小教師手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