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大黎加的英文克里歐語: Mekatelyu

哥斯大黎加的加勒比海沿岸是語言資源非常豐富的地方,我們甚至可以說整個加勒比海沿岸都是如此,美國的紐奧良如此,猶加敦半島如此,尼加拉瓜的加勒比海也是如此。

除了有本地原住民語言和殖民母國的語言之外,加勒比海的環境很容易生出”克里歐語(Creole)”,換句話說就是”熟成”的洋涇浜語言,或是”發展完成”的破英文(broken English)。

這是怎麼一回事呢?大航海時代之後因為貿易興起,全世界的商人都不得不學幾句各國語言,例如上海的商人可能就必須會講幾句英語,印度的商人也可能要會講些葡萄牙語,從母語人士的觀點來看這些商人講的語言都錯誤百出,稱之為洋涇浜英語,英文裡也出現了”pidgin”這個詞彙來形容這種”洋涇浜”的語言。本來學者和大眾不把這種破英文當一回事,沒想到時間一久,人類透過大腦內建的語言力量,自然地把洋涇浜語言重整成擁有完整系統的語言,變成了”克里奧語言”。

克里歐語跟所謂的”方言”不同,有別於”美國南方英語”、”英國cockney英語”這些熟悉的方言,因為克里奧語已經演化自成一體的系統,且與原語言已無法互通。想知道克里奧語是怎麼樣的感覺的話,可以上網聽聽看 “tok pisin” 這個已經熟成的克里奧語,tok pisin 的每個單字都是英文,但沒有學過的人就算是你英文再好你也完全聽不懂。這種神奇的感覺我親自到巴布亞紐幾內亞首都 Port Moresby 體驗過,有天到街上聽人講聖經佈道,我在他旁邊站加坐著兩個小時真的一句話都聽不懂。順帶一提,台灣本土其實也有克里奧語,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宜蘭克里奧爾語”的資料,這是一種混合泰雅族語和日本語的本土克里奧語。

回到本文主題的哥斯大黎加加勒比海地區,這區域在大約150年前開始大量引入牙買加人到香蕉農場工作,牙買加人帶了他們特有的牙買加式克里歐語,整個哥斯大黎加的沿岸也就開始講有牙買加特色的英語了。

來到加勒比海區之後,我除了每天去學習 Bribri 之外,也在公車站結識了一位說哥斯大黎加式克里歐語的朋友 Shirley,Shirley 式車站付費廁所的管理員,我每天坐公車前和下車後都會到公用廁所前跟她練習說克里歐語,她教我的第一句克里歐語就是。

“溪棟”

甚麼事”溪棟”呢?就是 sit down please 的 sit down。每天聽她叫我在廁所前的椅子上”溪棟”,我就會一直想到龍蝦和與龍共舞。

“go good”

那甚麼是 “go good” 呢? 想猜猜看的朋友先不要往下拉

………..

………..

………..

………..

………..

“go good” 就是”good bye”,學過韓文的朋友有沒有覺得這超像韓文的邏輯 “안녕히 가세요 annyeonghi gaseyo”,於是我很幽默的回她 “stay good”,不知道她有沒有 catch 到這種韓式用法 (안녕히 계세요 annyeonghi gyeseyo)。

至於哥斯大黎加式的英文克里歐語為什麼叫”Mekatelyu”呢? 這也是一句奇妙的克里歐語的濃縮,來自 “Make I tell you”,語句已經很奇怪了,還要縮成這樣,就算再有想像力的母語人士大概也沒有辦法猜到意思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