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沉浸式習得之 鳳凰城市長選舉

美國沉浸式習得之 鳳凰城市長選舉

“語言習得”就像化學反應,分子間的’接觸面積”越大,反應就越快越有效率,木屑比木頭易燃就是這樣的道理。要讓語言習得加快,就必須有意義地讓人跟人的”接觸面積”和”接觸頻率”變大,”沉浸式習得”就是實踐”語言習得”的深入該國大街小巷,用該國語言不斷地接觸人群,甚至參與公共事務之討論。

目前正在美國亞利桑那州(Arizona)鳳凰城(Phoenix)進行的沉浸式習得就造訪了鳳凰城市長的文化政策發表會,除了”沉浸式(immersion)”之外,我們也想看看美國選市長跟台灣選市長有甚麼不同和相同。

鳳凰城是美國的第五大城,雖然名氣不如洛杉磯、紐約和芝加哥等一線大城,但在美國本土的知名度是很高的,曾經是歐巴馬的競選對手、近期過世的馬侃(McCain)就來自亞利桑那,喜歡看球的人也認識亞利桑那響尾蛇隊和鳳凰城太陽隊。然而,這麼大的城市選舉在其他議題的壟罩下,似乎沒有得到太多的關注。

鳳凰城現任市長決定競選國會議員,所以這次鳳凰城市長的四位候選人都是”市長新手”,非常有素人感,不知道是因為”地方選舉”關係還是美國政治本來就是如此,發表會之前民眾都會跑去和候選人閒聊握手,很像那種不紅藝人的路邊演唱會,其中一位候選人還會講中文,而且還講得666,跟在場的華僑華裔很快打成一片,原來多會一種語言也是可以騙選票的。

說到鳳凰城的華裔,他們最近一年因為中國文化中心的事件*,動員了不少人在發表會場外抗議其中一位候選人支持跟他們有糾葛的土地開發公司,恩怨情仇太多說時在我也搞不太懂,但華裔向來被認為不問政治,這次卻有這樣的動員我感到非常新鮮。有人說,如果你不支持別人爭取權益,也不練習爭取權益,總覺得上街頭是浪費時間,當你權益被侵害的時候沒有人會來幫你,華人”天高皇帝遠”的封建傳統不太適合美國的公民社會,我想華人遲早會開始改變,練習當一個公民。

我和沉浸式的夥伴們因為對這個議題完全沒有想法也沒有概念,但我想一想這樣反而很好,我們可以完全用一種局外人又天真的角度,沒有成見地欣賞一場選舉,體會民主的原汁原味,平常在台灣不管是大小選舉,每個人都多少有先入為主的觀念,最後決定選舉的因素都不是政見也不是候選人,而是心中的成見。就算在台灣看別國大選,又何嘗不是如此?他是共和黨、他是民主黨、他是自民黨、他是左派、他是右派,那一件事情跟人和政策真的有關係?你真的認識川普或是歐巴馬嗎?還是你認識川普的形象和歐巴馬的形象?

和候選人自由交流於六點結束,六點準時開始發表,主持人整理來自各界的提問,重大議題每人有 2 分鐘可以回答,小議題則只有1分鐘,時間到打斷換人。

候選人回答一開始的個人問題時一位叫 Sanchez 的候選人非常吸引我,因為他不但會講中文,還是來自巴拿馬的移民,當過22年的軍官,而且還到阿富汗打過仗,現在他是一位成功的中小企業主,辯才無礙的他讓我覺得這個很好像會做事,最不吸引我的則是一位叫 Nicolas 的律師,他講會非常不清楚、很小聲,已沒有甚麼情緒,很一般的美國白人。另外還有兩位一男一女的拉丁裔候選人則沒有給我太多深刻的印象。

然而,當發表會進入中盤,問題漸漸轉向鳳凰城是文化政策討論時,我開始覺得 Sanchez 好像真的就是出一張嘴而已,他一直強調”選我就對了”、”我這個有效的領導人”和”我曾經是職業軍官”,但這些都跟文化政策沒有太大關係阿?反而是一開始不吸引我的 Nicolas 有很具體且明確的文化政策,他說:[我認為藝術文化不能用”做”的,政府花錢去搞藝術這種事是不對的,我們應該”讓”藝術發生,所以我傾向減輕藝術創作者和文化產業的負擔,而不是給誰錢讓他去做,或是政府規劃主導。]雖然我完全不懂文化政策,但這只少聽起來比較有條理,讓我感覺他好像真的有在動腦,想做事。另外兩位拉丁裔的候選人則似乎沒有具體的想法,女性候選人一直在講她在市議員任內的政績,男性候選人則一直說我們要”多方協調”,一直強調”我願意坐下來聽起說話”、”我會找各方專業人士一開始就進行溝通協調”,讓我非常想叫他”協調哥”。

如果聽完這場發表會就要投票,我會選擇那位叫NICOLAS的律師,跟我一起去的沉浸式學員表示雖然她只聽得懂一成,很多細節都不太明白,但她可以聽出那位是律師的候選人講話是比較有邏輯的,而且政策比較具體,如果他沒有說謊,只看這場文化政策的話,她會選他。這個結果讓我覺得非常有趣,假設候選人都沒有說謊,我認為選民是很聰明,只要平心靜氣、沒有先入為主的立場,連語言不好的外國人都能分辨出誰好誰不好,那都說同一種語言的人應該更容易看出誰有料誰沒料吧?

最後,主持人也給了發人深省的話:[在美國,我們常常嘲弄政治人物(sarcasm+cynicism),但我認為這對他們並不公平,做政治是需要花很多很多時間的,沒有人願意花多時間投入,選舉時將不會有候選人站在發表台上,民主當然也沒有辦法運行,我們再次熱烈掌聲鼓勵這四位候選人。]

發表後結束後非常平靜,沒有謾罵也沒有噓聲也沒有造勢,候選人和民眾依序離席,突然覺得我這隻台灣野雞也是有點民主素養的。

*簡單來說就是某公司買了某棟建築物的90%的戶數,但其中有10%和一個很大的華人餐廳不願意讓出,所以這間公司就用類似”惡鄰騷擾”的手段逼迫華人餐廳和其他住戶遷出。

相關資料 Wikipedia Phoenix Mayoral Election 2018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hoenix_mayoral_election,_2018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