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檢考前不猜題:在法國考N1趣談

周末就是2021年度的日本語能力測驗,先預祝有參加考試的朋友高分”趴斯”,考到理想的級數,希望這篇趣談也能幫您舒緩考前的壓力。

我的日檢N1(舊制一級)是在法國通過的,當時我正在巴黎交換留學,日語程度剛好到了考1級的時間,所以就報名了當地的日檢。日檢在每個國家定價是不同的,當時(2007)台灣考日檢記得不用1500元,但在巴黎考卻要50歐,以當時1比45的匯率就接近要2250台票,所以在巴黎考日檢相當不划算,但想想在”巴黎考日檢”也算是留學法國的一種特殊體驗,這750元的價差就當作去觀光!


在法國準備日檢

在法國留學當然是以精進法文為首要目標,為了打進同校法國人的圈子,我加入了學校的日本文化社,和法國的”宅宅”們打成一片,也特別拜託學校的日本老師收我為徒,到她的超級進階班裡去上課。


為什麼叫”超級進階班”呢?日文對西方人來說是一個非常困難的語言,一般學生在學校學個一兩年可能業很難達到N4的程度,所以學校裡的日文班都只有開初學跟N4-N5班,只有一個特別班是超過N3以上程度,班裡只有兩個法國人和一個巴西韓僑,最後就是我。
雖然說是”超級進階班”,但所有人的程度其實都差非常多,來自巴西的韓僑 Jun 靠韓語外掛自學很快就有 N4-N3 的程度、跟高中開始學法文的法國人Benjamin 差不多;我的好朋友 Antoine 是小學時因父母工作到日本住過五年的法國人,正在準備N2的考試,最後一位就是要考N1的我。

因為程度差太多,所以當時的日文老師”鬼頭(日文音念 kito)”就幫我們設計3套不同的課程,上課一起練習口語,但作業和要求都完全不同。她知道我要考N1但沒有太多時間準備,就要我每個禮拜看一篇她指定的日本專欄”天聲人語”,要我把裡面的詞彙和漢字讀音搞懂,每週上課錢都會給做一個小測驗,我後來考試語彙的成績不錯應該跟”天聲人語”很有關係,雖然現在的N1跟以前的一級有所不同,但我認為”天聲人語”仍然是很值得參考的準備材料。


除了每週的“天聲人語”之外就沒有特別為N1準備了,一來是沒時間,二來是身為重度動漫遊戲迷的我閱讀量和聽力量本來就很大,N1的內容還算可以應付。文法算是唯一不行的項目,一直都用”自然流”學日語的我根本沒研究過,就算想研究,當時在法國根本不可能有時間再去鑽研N1文法,就在語彙、聽力、閱讀Ok但文法不Ok的情況下我前往了巴黎的 JLPT 考場。


巴黎 JLPT 考場開眼界

當時日檢的考場在巴黎南方郊區RER B 線上一個叫拉普拉斯(Laplace)的站,一個類似考試中心的地方,我依告示前往一級的考場後,看到監考官的瞬間我嚇到了 — 竟然就是鬼頭老師。但讓我更驚訝的不是老師,而是整間N1考場的考生,9成以上都是拿”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的人,我完全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明明是在巴黎不是在北京,為什麼考場裡都是中國人?事後我問了其他法國同學,他們說3-4級有不少法國人考,但1-2級幾乎都是中國人,這實在是太奇怪了,於是我隔天到學校去問了一些中國留學生,也上網去查查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Sacha, étudiant à Polytechnique, raconte son quotidien - VousNousIls
Ecole Polytechnique 校園一景

為什麼中國學生要在法國考日檢? 這背後有許多有趣的原因和故事。首先,這些N1的考生裡面有一部份是在法國大學念日文系的中國學生,他們到法國不是真的想念日文,而是因為”念大學”比”念語言學校”便宜太多了,當時法國大學學費一學期只要500歐(20000NTD),比起語言學校一學期就要幾10萬台幣便宜太多。日文系對中國學生來說是相對好念的系,混個法國大學日文系可以學法文,還可以拿法國大學文憑,順便再考個 N1-N2 回國後學經歷都比較好看。


除了念日文系的學生之外,還有一部分是來”作弊”的,很多人可能根本不會日文,但他們就是想要有個證書讓自己的經歷好看。但怎麼作弊呢?據說西方考場的監考都很鬆,所以很多中國補教業者看準這點就在西方國家考場大搞集體作弊,當天我是沒注意到鬼頭老師是否有嚴格監考,但不少考生的確一直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另一個常見的作弊方式則是背答案,亞洲考區的時區是 +8,所以比歐洲和美洲分別快了半天到16小時,他們在中國考場的槍手已經背好題目解題上傳,讓歐洲和美洲的考生可以在考試前就知道題目和答案。


那為什麼N1-N2沒有法國當地考生呢?”漢字”對西方人來說實在是太難了,一個一般的西方人就算學了2000-3000的小時日文可能漢字程度都不到我們的一半,以我的好朋友 Antoine 為例,他口語的日語已經非常流利,而且他還是 Ecole Polytechnique 的法國超級菁英,但漢字還有閱讀對他來說就是一道過不去的關卡,這是他第二次考N2,有時他準備的很灰心的時候他會對我說 “Vous trichez !”,法語字面上的意思是”你們都作弊”,但 Antoine 說的作弊不是上述中國考生那種作弊,而是你們日文程度明明沒這麼高,但因為你們會漢字所以不知道怎麼念還是可以猜意思。Antoine 的沮喪不只是因為他個人考不過,他們家不只他花了很多時間學日語,他父母也跟他一樣拼命學日文,他們家在日本的時候父母親還在日本報名了N2特訓班,但就是卡關漢字,怎樣都考不過。看過 Antoine 的努力之後,我終於徹底明白為什麼通過 N1 西方學習者程度都異常的高,而且”N1啞巴”根本不可能出現在西方的日文學習社群。

考後經驗談


隔年我們都拿到了日檢成績單,我幸運地低分飛過,語彙、聽力和閱讀都還不錯,但文法的部分好像比用猜還低分; Antoine 還是沒有通過2級,他說他可能不會再考了,Benjamin 則是開心地通過3級,繼續他的日文之路。10多年後的今天我已經聯絡不到Antoine,只和鬼頭老師保持聯繫,前年去巴黎的時候還有找她吃飯,如果之後還有機會見到 Antoine 的話,希望他已經通過N1成為法國的日語達人。


最後祝大家今年 N5-4-3-2-N1 通通Pass,明年解封開心去日本玩!

[認真]學外語會不會讓母語變差(L1 attrition)?

參加公視節目”一字千金”是一個很有趣的體驗,在節目播出之際來談談”學外語會不會讓母語變差”這個問題,學太多或太久外語真的會讓母語*變差嗎?住國外太久中文真的會變怪怪的嗎?

在學術界這是一個專門的領域,專有名詞叫做”language attrition”,研究母語是否因為學外語變差叫”L1 attrition”、第一外語是否因為學更多語言變差叫”L2 attrition”,這個問題也可以無限延伸下去變成 L3、L4、L5 ……,那以下就從各種不同角度來看看”attrition”甚麼情況下會發生,是否會真的影響到我們的母語能力。

甚麼情況下外語會讓母語壞掉(attrition)?

假設母語是華語(mandarin)的你在台灣居住工作、生活中絕大多數時候都使用華語,就算你學很多種外語也不會對你的華語能力造成影響,所以一般的語言學習者大可放心,你只是上幾堂課、學幾個語言並不會讓你的”中文”壞掉。

要讓”attrition” 發生,除了少數在母語環境也不用母語的特殊案例,長期居住在非母語環境是必要條件。例如一個住在日本的台灣人,因為各種原因不跟說中文的人往來,且鮮少用母語接收資訊,經過5年或10年之後這個台灣人的中文就會偏離一般台灣人的平均值。

詞彙的”attrition”:單字忘光光

這可以說是一般人最常接觸的”attrition”,例如有名的”晶晶體”也可以算是一種”attrition”,一個長期生活在美國的台灣人許多關鍵詞彙都習慣用英文表達,講中文的時候就會自然套入這些英文字彙,或是想不出相對應的中文詞彙。”寫字”也算是這類型的”attrition”,我剛接到”一字千金”通告時其實已經很久沒有寫中文字,為了不要在錄節目時太丟臉還特別拿小學課本來練字。

然而,不少人覺得詞彙減少或遺忘不算是真的”attrition”,因為”字彙”是知識性的能力,字彙減少並不影響語言的核心能力,只是會讓人感覺教育程度不高或是用詞很不精準。

發音的”attrition”:說話怪怪的

發音的”attrition”需要非常長的時間的醞釀才會發生,一般的外語學習或是1-2年的留學都無法讓人”說中文有怪怪的腔調”,關於發音的”attrition”有很多有趣的研究,我以下舉兩個例子。

學過日文的朋友都知道日文母音有所謂的長音和短音,例如短音”i”是胃的意思、如果拉長變”ii”就是”好”的意思,這個”長”或”短”可以用物理數值、也就是”秒”來表示,例如某些情境下,”i”的長度超過300毫秒(ms)日本人就會覺得是”好”,小於300ms就會覺得是”胃”。我研究所時有一個日本學姊就是專門研究日本人和外國人對這個”長短音”知覺,也研究”英日”雙語人對這個長短音的知覺,根據他的研究,在美國住很久的日本人對於這個長短音的知覺跟一般日本人有顯著的不同,長短音的發音也有差距。

“濁音、清音”又稱”有無聲、有無送氣”也是一個”attrition”展現的地方,在研究上我們可以用一個叫做”VOT(voice onset time)”的物理數值來表示”有聲音、無聲音、送氣音”等語音類別,負值的 VOT 代表的是”濁音(有聲)”,但 -10 和 -100 的濁音其實聽起來明顯不同,每個有”濁音”的語言也有自己特有的 VOT 的值,假設你的母語的濁音是 VOT -100,但你長期使用一個濁音值為 VOT -15 的語言,你的母語 VOT 值就會跟住在母國的人有所不同,說起話來也就有微妙的不同了。

除了上述這種細微的”attrition”,聲調、語調、發音部位也都會有”attrition”的現象,把這些所有的細微變化加起來,就造成長居國外的人”說起中文腔調怪怪”的現象。

我自己大概在2010-2015這段期間達到個人連續不使用中文的最長紀錄,除了當時沒有居住在台灣之外,在台灣以外的地方也都沒有在說中文,記得2014年短暫回台的時候被很多不認識的人說”你腔調很特別,你是哪裡回來的華僑嗎?”,但這個現象隨著在台灣的時間越來越長也逐漸中和了。

文法的”attrition”:句子不自然

文法到底有沒有”attrition”其實是一個滿有爭議的問題,長期住在國外沒有使用母國語的人的確會有句法跟純母語人士不同的情況,這不一定要解釋成”母語壞掉”、也可以解釋成”接受非典型用法”。

更具體來說,一個長期住在美國的台灣人的中文文法的確沒有”壞掉”,他不會說出”你書弄把丟”這種不合文法的句子,也不會認為”我昨天台中去”是正確的句子,但因為他習慣了各種不同的英語句型,所以使用中文的時候可能會用英文的方式造句,例如他可能在情急或不經意的情況下說出”我昨天散步在公園”。這不一定要解釋成母語壞掉,也可以說是情境下自然的雙語混用(code-switching) 或是太累的時候出現的暫時性混用。

結論: “attrition” 真的是 “attrition” 嗎?

就實用的角度來看,沒有人的母語會真的”壞掉”,你也不可能忘記你的母語,因為上述這些”attrition”的例子其實都不影響一個人使用語言去做簡單到複雜的溝通和運用,以上這些現象只說明了 “如果你長期沒有使用母語、那你的母語會跟其他母語人士不一樣”,這個”不一樣”不代表”壞掉”。此外,”學外語”並不會讓”母語”變差,真正造成差異的原因是因為”你沒有使用母語”,”語言不用就會忘記”雖然有點誇大,但”語言不用就會衰退”這倒是真的,要讓語言維持最佳狀態就是要一直用,共勉之!

*有人不喜歡用母語這個詞,這邊僅是代表”個人能力最強的語言”

Use it or lose it? – Language Attrition

第三屆排灣語沉浸式習得 Paiwan Language Immersion Program

2015年天下雜誌報導“自學25語「語言神人」自述:困難的不是語言,而是態度”,Terry 到亞馬遜雨林習得克丘亞語的故事引起許多迴響,這回 Terry 要用一樣的概念和方法,到台東的大武鄉和大家一起從零開始學”排灣語”,實踐”沉浸式習得”,不管你是“阿爆”的歌迷還是“斯卡羅”的戲迷、亦或是純粹想知道“如何高效學語言”的學生、甚至只是想要一趟不一樣的放空之旅,都歡迎你來加入”排灣語沉浸式習得”。

活動目標

1) 學會如何做”沉浸式習得”
2) 認識台灣原住民語言
3) 學會最基本的排灣語
4) 真實體驗大武鄉的日常生活
5) 建立和當地人互動的良好基礎

參加資格

1) 任何對於語言文化有興趣的朋友
2) 想知道如何學語言的朋友
3) 想認識排灣族文化和語言的朋友
4) 想到非觀光區擁有特別體驗的朋友

活動內容詳情

Terry 將和大武鄉的友人一同設計”排灣語沉浸式習得”,參與者將與Terry 一起展開3天2夜的大武鄉生活,學習排灣族語言文化。

日期時間:

2022年1月21日 (抵達日,請在午夜前抵達入住民宿)

2021年1月23日 (活動到中午 12 時結束)

住宿地點:

台東縣大武鄉大鳥村八鄰190

活動費用:

7500 元(含語言課程、沉浸式習得行程、住宿與飲食;不含交通與個人保險)

交通方式:

本活動採”現地集合,現地解散”的方式進行,參加者須自行處理前往台東之交通與費用。(從台北到大武需要5-6小時,中間需在台東換一次車)

講師陣容:

25語達人 Terry Hsieh

台灣大學園藝與生命科學雙主修畢,美國堪薩斯大學語言學碩士,土生土長的台灣人,本來對語言沒有特別興趣的他被大學兩位恩師帶上了”多語的歧途”後開始瘋狂學習世界各國語言,一開始僅在台灣自學,後來覺得要到世界各國當地學才”過癮”,至今已經學過超過25種語言,其中七種精通(歐洲共同語言能力標準 C1 以上等級)。目前在台灣從事語言教學工作, 創辦”polyglot.tw 多國語言習得活動網”,著有”這位台灣郎會說25種語言“和”學外語就像學母語“二書,Terry 將在本活動中擔任沉浸式習得規劃與語言習得顧問。

低調的徐老師

超級熱愛排灣語和台灣原住民族語言的”平地人”,移居大鳥已經超過5年的徐老師擁有包括排灣族語中高級等多張原住民族語相關證照,平常的興趣是帶大鳥鄉的小朋友講族語,精進族語能力。

司將

土生土長的傳奇大鳥排灣人,同時擁有30歲的外表但70歲的靈魂,因為從小都跟部落耆老生活的關係,他不像大部分的部落七年級生一樣只說”國語”不講”族語”,而是像長輩們一樣把族語當母語說,司將將在我們活動中擔任大鳥排灣語的語言語談人(informant),帶給我們大鳥排灣語最真實的樣貌。

計畫行程:

2020.1.21

18:00 抵達大武鄉大鳥村、至接待飲食的排灣族家庭用餐 (配合參加者抵達時間調整)

19:00 認識環境

19:30-22:00 排灣族語入門與文化課程、非標準化語言學習法語策略、南島語超入門

22:00- 00:00 排灣族人的深夜食堂沉浸式習得 (視個人體力決定是否參加)

2020.1.22

08:00-09:00 在接待飲食家庭交流與用餐

09:00-12:00 與僅存的大鳥排灣語母語人士深度對談

12:00-14:00 在接待飲食家庭交流與用餐

14:00-18:00 外部落探訪

18:00-20:00 整理與複習時間

20:00-00:00 與部落朋友們的大型聯歡

2020.1.23

08:00-09:00 在接待飲食家庭交流與用餐

09:00-11:00 教會的排灣族語沉浸式體驗

11:00-12:00 結業與檢討

報名方式

直接來信給我們,表示您有參加意願,25語達人 Terry 會親自跟您聯繫
(注意:請確認電子信箱是否填寫正確喔!)

參考資料

第一屆排灣語沉浸式習得成果與學員心得

第二屆排灣語沉浸式習得成果與學員心得

大鳥排灣語簡介

族語E樂園:排灣族語免費線上學習

多語咖啡的法國起源 Ecole Polytechnique

15年後突然遇見一個已經忘記、從來沒有想起過的人是甚麼感覺呢?

昨天這法國高等理工學院(Ecole Polytechnique)台北同學會是我睽違已久的全法語聚會,此起彼落的法語聲如甘霖般舒緩了我對乾涸的法語心,喚起了許許多多當年在法國的回憶。

講到 Ecole Polytechnique 就想岔題談談法國特殊的高等教育體系,在大多數的國家,大學(university)就是高等教育的代名詞,但在法國卻有兩個不同的平行體系。簡單來說,在法國所謂的大學(universite)是只要高中畢業的人都可以無條件入學的一般系統,很多非法國人以為歷史課本上出現過的”索邦大學”很威,其實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另一個系統叫”大學校(grande ecole)”,需要競爭考試才能進入的菁英系統,這個競爭考試的過程比我們亞洲國家習慣的”聯考”有過之而無不及,重考的也大有人在。Ecole Polytechnique 位於這個菁英系統的最頂端,法國人稱之為”l’X”,每年只有最優秀的400位法國學生能進入這間學校,畢業後大多在法國商界和政府機關擔任要職,只要在法國說自己是 l’X 畢業走路真的就會有風。

當年在 Ecole Polytechnique 真的讓我開了眼界,那是我第一次一個人在國外生活、第一次用全外語應付生活上大小事、第一次旅行、第一次認識這麼多不同國家的人,第一次見識到真正的菁英教育、創辦”多語咖啡”的靈感也是來自 Ecole Polytechnique。

我在 Ecole Polytechnique 雖然選讀了生化學,但那時已經開始不務正業學各種語言,我記得那時我扛了10幾種語言版本的摩門經到法國,每天看一段當作修練。當我發現學校有提供多種語言課程之後,我就想盡辦法去巴結各語言老師讓我去旁聽甚至上課,但只有日文老師和德文老師願意,其他語言就只能參加中午的”語言桌”。

這個”語言桌”就像多語咖啡的形式,每個語言老師每週都會選一兩天在學校食堂集會,讓想要練習該語言的學生可以邊吃飯邊跟老師們交談,15年過去了我記依然得週四是日文而周五是中文,其他則語言散佈在周一周二周三。

參加了這麼多語言桌,心裡自然會想要”回饋”,所以我也會參加周五的中文桌幫助法國同學學習中文,但對中文桌實在沒有太多的記憶,只記得當時的中文老師姓白,第一次見到我就劈頭問我說:”你家是49年過去台灣的嗎?”。

除了這個49年的問題和白老師,我一個人都不記得,直到大概一個多月前才有了轉變。

兩個月前參加”一字千金”節目的時候遇到了同是參賽者的知名台大學妹,一問之下才發現她也去過 Ecole Polytechnique,透過她的引介我進入 EP 的台灣校友會群組。群組裡面只有少少的12人,我完全不相信會有我認識的人,相隔15年 EP 畢業生至少有6000 人,在這12人裡面要遇到剛好是我那幾屆又跟我認識的機率根本趨近於零。然而,不可能的事竟然發生了,我在群組內自我介紹完之後就有一個叫 Jonathan 的人跳出來說我記得你,但我怎麼都不記得我有和叫 Jonathan 的人交談過,這一個多月來我怎麼回想都想不起來,怎麼會有記得我但我不記得的人?

昨天飯局上和 Jonathan 見面的那瞬間往事突然歷歷在目,原來他就是中文桌那個認真的法國學生,雖然 “On a vieilli(我們變老了)”,但那個臉我還認得,就是那個都會來中文桌的學生!

這15年來他經歷的大陸、北京、最後輾轉到台灣,當年不太會說中文的他已經變成一直跟我烙台語的法國大叔,據說他曾在中國上過這種綜藝節目,對詩詞特別有研究,希望有朝一日能請他來為我們多語活動加持。

感謝知名學妹的介紹和 Jonathan,讓快消失在記憶深處的 EP 連結再次變成現實,更要感謝公視節目 #一字千金 的邀請串起了這一切,Merci Beaucoup!

公視一字千金參賽心得雜談

這幾年偶而會接到一些節目邀請但都因我個人長時間不在台灣無法參加,這次能參加一字千金可以說是拜疫情之賜。過去我一直都喜歡收看和參加這種機智問答類型的小比賽,在台大時也每年都參加台大外文系的英文拼字 Spelling Bee 比賽,但國語文相關的競賽倒是從來沒參加過,一來是自己在國語文方面的實力不是特別突出,二來是比起國語文我還是對外語比較有興趣,因此真的是志在參加不在得獎。不過,既然決定要參加了,我也想趁機會從”語言習得”和”語言教學”的角度來好好”學”自己的母語。

“手寫”即將被達爾文的21世紀

答應參加”一字千金”後每天都會拿起筆和廢紙抄抄寫寫,走在路上時偶然聽到路人的一句話也會在腦海中問自己”寫得出來嗎?”,頭一天的結果讓我自己非常驚訝,因為我已經連最簡單的詞語和字都不會寫,或是寫錯,例如”紙”下面多了一橫、”惠”右上方多了一個點、”髮”左上方的的下面是ㄙ還是ㄥ都搞不清楚。

學生族群或是習慣書寫的朋友可能會覺得我很誇張,但我認為這是我們這一代人的共業,上了大學之後越來越少手寫中文,就算需要中文輸出也是靠打字選字而不是親筆手寫,”親筆手寫”到必要性式微,僅存的可能只剩手寫的藝術性。

這個”親筆手寫”被達爾文的危機不是我個人的言過其實,這次我參加的比賽組別中有一位在台灣工作的音樂創作人就是最好的例子。她8歲小學二年級的時候就移民到美國,之後求學工作也都在美國,這幾年才回到台灣從事作詞作曲的工作,她能夠”認字”和”打字”,但完全沒有手寫中文字的能力,比賽時全部用注音作答(笑),但她仍能夠在台灣的職場上馳騁,不受”不會手寫”這件事影響,至於製作單位為什麼找到她這依然是個謎,但我非常喜歡她,即使知道自己的狀況仍然願意來參加,給我們帶來非常非常歡樂的時光。

總而言之,過去20年來我的中文手寫能力大幅退化,加上幾乎都是使用外語的生活更讓這情況雪上加霜,而且還有不簡體又不繁體的日文漢字影響,參加一字千金似乎只能去當炮灰。

學母語就像學外語

如果連”紙”都不會寫就被淘汰實在太丟臉了,我只好老老實實地把自己歸零當成小學生,也把自己當成只會聽說讀的”高階華語學習者”,重新學習字音字形。”學寫字”應該是學中文和日語的學習者才會有的煩惱,需要交叉使用”圖像記憶”和”拼音”的能力,也需要不斷手寫練習”反射動作”。”圖像記憶”包括部首、上下分、左右分等等概念; “拼音”的部分就跟學英文等拼音語言比較相似,像我們耳熟能詳的”有邊念邊、沒邊念中間”其實是種拼音文字的概念,中文字有9成都是形聲字,用聲音輔助書寫仍是最有效的方法。

順帶一提,其實拼寫英文字跟寫中文的形聲字非常類似,因為非常多的英文單字都不是”怎麼寫就怎麼念”,為了拚對一個英文單字,”換方式念(念法可能不正確)”或是”圖像記憶”都是必要手段。比如說”尷尬”,你念”尷ㄍㄚˋ”的話就比較難記字型,同樣地 “often” 念”/ofen/”也比較難記拼字,念成 “/often/” 就比較容易。我大四參加台大 Spelling Bee 拼字比賽時就運用了圖像的手段,準決賽時教授出了 “penitentiary” 這個字,其他選手都把最後的 “a” 寫成 “e” ,只有我正確地拚出 “a”,這就是靠拼音不如靠圖像的例子。根據以上的大規則,我重新學了部首、聲符和形符,調整了一個禮拜左右終於把手寫程度恢復到小學生的程度。

語文比賽就像奧運 —- 奪冠的不一定是最強的人

我認為 Spelling Bee 或是類似 “一字千金” 這種比賽最有趣的地方跟奧運一樣,實力最好的人不一定奪冠,反而是最沉著冷靜又幸運的黑馬有最突出的表現,當然,也有像郭婞淳這樣用絕對的實力輾壓對手的情況,就算”出槌”也能奪金。”一字千金”考的都是你會、我會、獨眼龍也會的題目,坐在台下看都很簡單,但你上台站在那只有30秒的時候你就不一定想的到或是寫得出來,考得是文字素養也是抗壓力、也是機智和臨機應變的能力,這跟寫考卷那種”字音字形”不同,練習最久、書念得最多的人不一定是最厲害的,反之小蝦米也能扳倒大鯨魚。

這次我參加的分組叫做”超強大腦”,節目製作邀請8位來自各行各業有特殊能力的大大參加比賽,有旅居法國的調香師、現為天文物理博士的台大醫科指考榜首、紅酒盲品冠軍等等,比賽過程中包括評審的中文系教授都大家一致認為”全國榜首”的實力最好,肯定能在週冠軍賽脫穎而出。

至於最後的結果如何,我們還是等節目正式上架之後再告訴大家。

手寫在21世紀的定位

“手寫比較容易記得住”、”抄寫比較容易記的久” 其實都是沒有根據且一廂情願的說法*,”會手寫”也越來越不是新世紀人才遴選的必要條件之一,如果你個人覺得手寫沒必要也不喜歡,你不想練寫字的確不會達爾文,但請至少要會”認讀”。然而,練習手寫還是有他的價值,在此我僅就語言學習的角度討論,”注重細節”和”忍受重複”是非常重要的特質,透過學習徒手寫字和徒手拼字,語言學習者可以練習”注重細節”和”忍受重複”的能力; 記憶字體的過程中也可以幫助我們發展各種記憶技巧和分析的能力,如果對於字源學有興趣的朋友更可以透過文字的典故增廣見聞。

感謝一字千金的邀請讓我有重拾”中文”的動力,如果沒有這次參賽的機會我根本不會想要”進修”中文,但也透過了這次進修的機會讓我對語言習得、外語教學有了新的想法跟體悟,感謝這次參賽過程中遇到的所有人,阿里阿多!

*引述國小教師手冊


看斯卡羅想學排灣族語? Terry 推薦的排灣族語習得資源

因為 Covid 疫情的關係,Polyglot.tw 的”沉浸式習得”不得不暫停美國和日本的沉浸式習得計畫,但也因此我們得到了一個轉機,開始了”排灣語沉浸式習得計畫”,帶領學員進入台東大武鄉大鳥村沉浸式習得排灣語。

這一年多來,我們結識了許多排灣族朋友和熱愛排灣語的各界人士,非常感謝他們提供許多珍貴的資源和母語環境讓我們學習排灣語。近來公視大戲斯卡羅引起了許多人對排灣族語的興趣,我也趁這個機會整理這些資源和資料,給想學習排灣語的朋友們的參考。

1) 認識排灣族語和排灣族語的學習策略

任何一個語言都有非常多不同的面向,從不同的角度看同一個語言也都會得到不同的結論,排灣語是南島語、是VOS語言、有 focus … 族繁不計備載,非排灣語專業的我也沒有能力詳述,這邊我僅就學習策略的角度來談幾個排灣族語跟英語、日語、法語或是俄語這些”標準化語言”最不同的地方。

不論你認為簡單或是難、奇怪或是簡單,華語(mandarin)、日語、德語、阿拉伯語(fusha)、或是俄語這些都是已經”標準化的語言”,不只國家和政府有一套公認的語言標準,國民教育也讓這套語言標準深植在一般人民心中,因此不論國內外的學習者都有一套參考的標準,可以依照這套標準來判斷”對”或”錯”,就算不能判斷對錯,也至少能知道”照標準講”就沒問題。

然而,世界上有許多語言並沒有被”標準化”,有時候就算有一套”標準化”的系統,使用該語言的人或該語言的母語人士也可能完全沒學過。例如我每年夏天都去厄瓜多研究的克丘亞語(ecuadorian kichwa),政府雖然有規定一套”標準克丘亞語(kichwa unificado)”,但我據點城市Tena附近的克丘亞人大都沒學過,也不承認且不會這套標準化的說法,繼續用他們當地的克丘亞語生活。因為每個人都照自己的方法講,也沒有那一套說法是”正確”的,所以學習這種語言須保持高度彈性,發音、單字或是拼寫有一些不同的地方都要馬上適應,更不能指著別人的鼻子說,”你那個說法不對喔!”。

實際到過台東大武鄉大鳥村後,我發現排灣族語也是處在一個類似的情況,雖然教育部有標準化幾套排灣語,但實際使用排灣族語的人並沒有依照標準化規則說排灣語,各個地區和部落仍是用自己習慣的方式講自己的排灣語。以我們沉浸式習得的大鳥村為例,別的部落說 “masaru(謝謝)”但大鳥卻說”masau”,髒話或是罵人就更不一樣。我們的講師”司將”是唯一仍把排灣語當母語講的”七年級生”,但對於學習如何讀寫排灣族語沒興趣,也對標準化排灣語不予置評,曾經有一位沉浸式的學員把教育部線上排灣語教材的句子講給”司將”聽,”司將”就說:”你這個是去看書學的ㄏㄡ”?

關於非標準化,再舉一個”斯卡羅”劇中出現的實際例子,蝶妹說 ina 是媽媽,但有聽過阿爆的歌曲”母親的舌頭(kinakaian)”或是學過教材排灣語的人可能會覺得很奇怪,怎麼不是”gina”或是”kina”,還以為溫貞菱講錯了。

因此,學非標準化語言就要習慣這種大家都講得不太一樣,沒有誰對誰錯的情況,同一個單字、同一個用法或是同一個句型要學5-6種稍微不同的版本是很正常的,進入不同部落或是遇到不同的人也要適時轉換講話的方式和用字。

2) 想學排灣族語該怎麼開始呢?

先附上學習資源連結:

教育部族語E樂園 https://ppt.cc/fXNWax
原住民語言台北學習中心 https://ppt.cc/fzQZ4x
排灣語沉浸式習得 https://ppt.cc/fHLdOx
“排灣族語聖經” https://www.bstwn.org/translation/paiwan.htm
“Paiwan Dictionary by Ferrell Raleigh” https://ppt.cc/fFkp7x
“The Austronesian Languges by Robert Blust” https://ppt.cc/fpMZ3x

“族語E樂園”是教育部設立的免費學習網站,有許多標準化排灣族語的學習材料,雖然標準化教材和各地的排灣族語都略有差異,但當作初步認識排灣族語的材料仍算合適。雖然網站沒有教學也沒有說明,無法滿足想要深入了解語言的朋友,但可以當作基礎教材,背背基礎單字和句子,喜歡語言的朋友也可以練習語言分析,從這些語料中找到排灣族語結構的蛛絲馬跡。

“原住民語言台北學習中心” 就像原住民語的”地x村”,如果想要實際接觸原住民朋友,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學習的話可以參考他們的課程。

“排灣族語沉浸式習得” 是 polyglo.tw 實際到排灣族部落居住、沉浸式習得的計畫,目前因為疫情的關係暫時停辦。但學語言最好的方式還是到當地去學,即使是一個周末或幾天都會有很大的收穫,台東和屏東都有許多排灣族的聚落和部落,若能透過朋友、甚至厚臉皮一點親自造訪表明來意,都有沉浸式習得的機會。

“排灣族語聖經”是非常好的參考材料,也是唯一有歷史且通行的排灣語文書紀錄,目前長老教會的排灣教友仍有再做排灣族語禮拜,也練習用族語讀聖經,”沉浸式習得”到大鳥的時候也都會去參加當地長老教會的族語禮拜。

“Paiwan Dictionary” 是研究排灣族語的專業著作,適合真的想要認真學習排灣族語的朋友或是語言學相關專業人士,雖然是很古老的著作,但個人認回寫得非常精簡且切中要點,目前網路上已可免費下載。

“The Austronesian Langauges” 這不是一本專門講排灣語的書,但完整地介紹了台灣所有的原住民語言,個人非常喜歡南島語超級大師 Robert Blust 的研究,也親自跑到夏威夷大學 Manoa 分校參加他的南島語 Seminar。

3) 排灣族語言難嗎?

如果從沉浸式習得的觀點來看,沒有真的特別難或特別簡單的語言,只要有環境且有正確的觀念和方法,再怎麼”奇怪”的語言最終都會習慣,從這個角度來看排灣族語並沒有比較難。

如果你習慣的方式是文法、句構、詞性這種傳統語言學習法,那排灣族語就是一個非常難的語言,需要顛覆你對”文法”的觀念才有辦法學會,如果你過去只接觸過日韓語、歐語、俄語等較”大咖”的語言,排灣族語肯定會讓你大開眼見。

從字彙的角度來看,排灣族語沒有太多現代社會的抽象詞彙,要背的單字量比較少,對於學習單字感到”苦手”的人來說是一大福音。此外,很多現代社會的單字都是日語或是華語、台語的借字。例如大鳥村的祖母(vuvu)說不要的時候會說”i-ran”,這是日文”i-ra-nai”的口語型;村長用族語廣播的時候,說某某活動在某某建築物的二樓,二樓是用日文的”ni-kai”; 斯卡羅裡原住民指稱漢人時用的”白浪(bailan)”一詞,據波宏明理事長的說法來自台語的”歹人”一詞,綜合以上這些原因,排灣語的單字較不容易造成學習障礙。

從發音和聽力方面來分析,排灣族語雖然有幾個難發的音,像是”ciqao”(魚)的/q/,但大致上來說都算容易,發音不清楚雖然會鬧笑話但不至於影響溝通,若用”大咖”語言來比擬的話,我認為排灣族語的發音和聽力難度大概跟西班牙文或義大利文差不多。

4) 推薦斯卡羅這部多語巨作

大多數的人推薦或是批評斯卡羅都是從歷史、政治或是文化的角度,我這邊想從”多語言”的角度推薦這部作品,除了看演員們說各種台灣和西方語言的美技之外,也可以看語言在當時台灣社會扮演的腳色,對喜歡語言的我來說,這是一個很精彩的時代,也是會多語言人能”出頭天”的時代。

如果我那個年代的話,我想我會成為像”阿水”或是”蝶妹”這一的人物,過著精采但不知道是悲是福的人生。很可惜台灣這種多元語言文化社會在進入20世紀後逐漸凋零,到21世紀的今天才有稍稍恢復的跡象,這種經過”浴火重生”的多元文化語言的社會絕對比單一語言社會好玩、有趣且和諧,而這需要你我一起共同努力。

在厄瓜多,”外國人學克丘亞語”激勵了克丘亞小孩學母語;在台東大鳥,”白浪學族語”給當地大人小孩帶人的新鮮感和刺激。學習排灣族語或是學習任何本土語言就是我門盡一份力量最好的方法,就算沒有學到精通,也能感染周圍的人和世代讓語言文化得以傳承。

讀者來信 — 精通一門外語到底需要多少時間

讀者來訊詢問我第二本書”學外語就像學母語中”這個表格的出處和意義,我想許多人會有興趣,把表格的原典和意義分享上來,給大家參考。 首先,是表格的出處:

https://www.state.gov/foreign-language-training/

然後,我們來談談精通一門外語需要多少時間這個問題

“精通”依個人需求和公司需求有不同的定義,有人認為他只要考到多益 900 分或是日檢 N1 ,不論是否真的有運用能力就算精通; 有人覺得只要能流利基本對話就算精通,以上這些都算主觀標準,也有個人差和語言差,無法做量化或是較科學的考證。 如果要客觀且用較科學的方式回答”精通一門外語”所需要的時間,可以參考美國外交訓練中心(FSI)70多年來的考證和研究。

1) 定義何謂”精通”

如果”精通” = “要跟受過教育的母語人士一模一樣”,那沒有任何實務上的意義,也無法滿足眾多語言學習者的需求,所以對於”精通”必須採取務實的定義,用”功能上是否跟母語人士一樣”當作標準。例如,同樣是一篇新聞報紙頭條,母語人士可能花30秒就看完,一個的外國人可能要花10分鐘,這個外國人就符合”閱讀的功能上流利”,也就是精通閱讀的最低底線。 這個”精通”的最低底線在FSI叫 “S3R3″,達到這個標準就有實際運用語言的最底限能力。若不考慮用奇怪的考試方法取分、背機經真題等情況,”S3R3″大概相當於裸考出來的多益900、日檢N1 或是托福iBT 78或 IELTS 6.0-6.5,也可以說是歐洲語言標準的 B2-C1。 有實際留過學、跑過國外業務的朋友都知道,就算達到了多益900或是日檢N1仍然離母語人士有很大的距離,甚至被母語人士嗆程度很差,這也都是實情,”S3R3” 是一個”堪用”的程度,但其實堪用對一般人就夠了,因此一般定義的”精通”就是 “S3R3。 “S5R5″ 是所謂”功能上跟母語人士完全相同”,用前述的例子來說就是母語人看一篇新聞頭條如果花30秒,你也只需要30秒; 一群母語人士不管在聊甚麼話題,你也可以完全融入應答並且不拖慢討論速度或降低議題深度。”S5R5” 這個程度就很難短期速成,或是仰賴幾百個小時訓練就達到,一般人大多需要5-10年居住國外或留學的經驗才有可能到 “S5R5″。 簡而言之,要透過密集訓練或是速成法,在短時間內達到 “S3R3” 這個最低的精通標準是可行的,但若想像有這個程度就能”異常流利”,跟母語人士”平起平坐”的話就不太實際了。

2) 精通一門語言所需時間?

FSI 這個表格有幾個假設,例如學習者動機強烈,全職學習且方法正確,跟輕鬆學習或是玩票性學習不同,所以我們一般人會需要更多的時間。 另外,這個表格是以”沒有學過其他外語的英語母語人士”為基準,對我們來說沒有太多的參考價值,但我們可以把這個表稍微倒著看。為什麼呢?因為”中文”剛好對英語母語人士來說是最難的,那同一區又有共同文化和語彙基礎的”日文”和”韓文”對我們來說就最簡單。 再來,我們所有人都學過英文,儘管每個人的英語程度不同,但某部分來說我們也可以把自己當成一個”弱弱的英語母語人士”,所以對英語母語人士來說簡單的語言,對我們來說也比較簡單。

3) 對台灣人來說最簡單的外語? 若不考慮個人差,綜合以上資料的話,對台灣人最簡單的外語仍然是韓語和日語*,可以用較少的時數(500-1500)就達到 “S3R3″的標準。對英文程度好的台灣人來說,歐語也算相對簡單。對完全沒有學過英文,或是真的學不會英文且很討厭英文的台灣人來說,除了日韓文之外可以考慮學印尼語或是馬來語,除了比較簡單之外,也有實用價值。 以上是這次的分享,祝學習快樂。

*越南文不在圖表上,但跟日韓文一樣同為漢字文化圈的語言,且用羅馬字書寫,不需要背假名或是諺文”hangeul”, 可以說比日韓文更省時間。

來打電動吧!宅在家也能連結世界的沉浸式英語學習

結合 Terry 最大愛好 電玩&語言 的新作上線了!

這是目前為止我創作和設計過程中最投入也最開心的作品,因為主題結合了我最愛的「電玩」和「語言」,寫稿和錄音的過程真的就是把熱情源源不絕地分享出去的感覺!
感謝遠見集團「一號課堂」的邀請,也謝謝你們願意接受「電玩」這個有爭議的主題,在這次的作品裡我不只想分享打電玩學語言的方法,更想讓大家知道電玩真的是寓教於樂最好的化身!

對於本來就喜歡電玩的朋友來說,這也是一部小小的電玩編年史,透過「學語言」這個主軸,帶大家從紅白機、286 電腦的遊戲時代走到今天的 PS5 和手遊,討論的遊戲包括 #文明帝國 #英雄聯盟 #模擬城市 #巫師 #動物森友會 #匕首雨 #網路創世紀 #魔獸世界 #Fgo #模擬器 #勇者鬥惡龍 #太空戰士 ⋯⋯ 一起來用你愛的遊戲練語功!


最後,我想說,打電玩的孩子不會變壞,還能學會25種語言,疫情期間宅在家也能學英語練外語!

25語達人 Terry 全新力作:

《來打電動吧!宅在家也能連結世界的沉浸式英語學習》

多語咖啡 x 央廣移動錄音室 不一樣的俄羅斯就在圖瓦秘境 Республика Тыва

3/20 多語咖啡將和中央廣播電台的移動錄音室舉辦一場難得的文化講座+語言交流的活動,活動前半段由來自俄羅斯的契契娜用中文介紹他的家鄉圖瓦(Республика Тыва, Tuva Republic),活動後半為多語咖啡交流活動,當天的活動會有另一位來自俄羅斯的朋友到場和大家交流。

活動前半 17:30-19:00 遠遠遠遠地高過海面…圖瓦秘境 ─ 認識不一樣的俄羅斯,請到圖瓦來

央廣俄語有一位東方臉孔的主持人,原以為她是華僑,後來才知道,她來自於俄羅斯聯邦圖瓦共和國。
契契娜因希望更多瞭解家鄉的歷史,隻身來到台灣唸碩士,在國立政治大學進行有關圖瓦人歷史的研究,特別是與圖瓦人交疊過的清朝歷史。
契契娜說:「俄羅斯是190多種民族的家鄉,大家比較熟悉的城市如莫斯科、聖彼得堡,都在歐俄地區;另一個眾所皆知的地區為貝加爾湖,貝加爾湖所在的西伯利亞,就是許多非俄羅斯民族的居住地,其中就包含遙遠的圖瓦共和國–我的家鄉。」
現今圖瓦共和國,歷經加入中國的版圖、隨著蒙古宣布獨立之後,圖瓦共和國成立,到後來於1944年圖瓦正式加入蘇聯,直到1991年蘇聯解體。
圖瓦共和國迄今還是在俄羅斯聯邦版圖裡,圖瓦共和國約5個台灣大,但人口卻相當少。直到今天,包括生活方式、信仰、音樂等,圖瓦人都依循著傳統,沒有改變。

*活動語言為中文,歡迎喜歡俄語的人士跟講者用俄語互動!

活動後半 19:00-21:00 多語咖啡 – 和俄羅斯人以及世界各國的友人近距離交流

polyglot.tw 是一群熱愛語言文化的台灣人創辦的社團,從2016年開始已經在全台灣舉辦了數百場語言練習與文化交流活動,拉近世界與台灣的距離,本次活動我們配合央廣”俄羅斯”的活動主持,在平常舉辦的”多語咖啡活動”裡增加俄語桌,讓參加本次活動的朋友可以直接面對面和來自俄國的朋友近距離交流。

活動詳情

日期時間

2021年3月20日(星期六)
17:30-19:00
(會後想留下來交流的朋友可自由參加 19:00-21:00 的多語咖啡)

地點

微迷野林咖啡廳・Wildmii Safari Showroom and Cafe
(台北市大安區溫州街48巷24號,捷運台電大樓站 2 號出口,步行五分鐘可到達)

講者

契契娜,中央廣播電臺俄語節目主持人

費用

200 元
(參加移動錄音室的朋友參加 19:00-21:00 的多語咖啡可折價50元)

報名網址

https://reurl.cc/Gd4Xbd

應用 Clubhouse 學習英語和其他外語的可能性初探

感謝長期支持 polyglot.tw 的學員 Ellie 分享邀請碼讓我這幾天可以研究 Clubhouse 在語言習得上的應用。若簡短總結這幾天的心得的話,Clubhouse 對語言習得最大最不一樣的助益在於能夠隨時隨地找到和真人口說的機會,但若無法有效使用這個「真人對話」的功能的話,Clubhouse 對語言習得的幫助並沒優於 Podcast 或是 TuneIn 的廣播系統。

1)新手如何開始用 Clubhouse 學語言?

首先,你要先從朋友那邊拿到邀請碼並註冊,這部分可以上網查教學,我們從創好帳號的地方開始談。

想用 Clubhouse 學英文(或任何外語),第一步你要「亂 follow 人」。

為什麼需要亂 follow 人呢?在沒有朋友的情況下,你能看到的「聊天房間數」是非常少的,甚至都是中文的,為了看到英文或你的目標語言的聊天室,最快的方法就是大量隨機follow 世界各地的使用者,初期可以以 25 位為目標,這樣你就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房間,之後再聚焦找到對學語言有幫助的房間。

「亂follow 人、這樣不會出問題嗎?」 在 Clubhouse 上沒有私訊或是其他太多私下互動的功能,別人不能傳照片給你,也不能私訊,也因此沒有設計「拒絕別人 follow」的功能,所以一直亂 follow 別人不會造成問題也不會被懲罰。

因為我有非常多的語言想嘗試,所以我用了「各國常見人名法」去隨機加入,比如說 Étienne 是一個常見的法國名字,透過 Étienne 就可以去隨機加入法國人;Jiyeon 是常見的韓國女名,用 Jiyeon 就可以加一堆韓國人,以此類推。你也可以在搜尋的地方直接打城市和國家名,個人簡介的地方若有出現這些地名或國家名的人就會跑出來,總之,一開始你要盡量加你目標語言國家的人,加越多越好。

2)如何用這些聊天房幫助自己學英文(外語)

不同程度的語言學習者要用不同的策略來玩 Clubhouse ,以下簡單用初學、中級和進階三個程度來討論 Clubhouse 的應用。

初學者:

這裡對初學者的定義就是「口語能力尚未達到能跟其他人進行完整對話」的等級,具體來說是就算對方很有耐心的陪你說,等你想,你也無法講出你想講的內容。

在 Clubhouse 上真的對初學者有益的房間並不多,如果只是去聽母語人士聊天或是聽名人聊天的話那不如去 tunein 上面找廣播的優質節目或是 call in 節目;「練習英文」或是「練習x文」的房間也幫助有限,因為可能自介完之後就跟不上大家對話,或是人太多根本沒機會「上台」。看到這邊先不要絕望,因為我發現clubhouse 上面有不少「專業老師陪初學者一對一練習的房間」。

我以圖一這個超熱心的土耳其文老師開的房為例,他每天都會開一些時段讓想練土文的人進房一對一練土文,分成(初學 到 C1 級),就算你一句都不會,只要你願意「舉手上台」,他就會一句一句教你並即時練習,你只要每天 follow 他就可以參加。類似這種服務初學者的房間其實不少,針對英文的初學者的也不少,也有日文老師或韓文老師(圖二)從零開始教發音或是對話的人,好好”隨機follow 人” 都可以找到。

最後還有一種是非母語人士開的「幫助初學者練習」的語言房,比如說昨天我就參加一個住在日本的台灣人開的「N4 流暢禁止」的搞笑房,主持人會陪想練習日語的人慢慢說日語,而且規定其他很會日語的人不准講太快,不能用太難的句子,雖然都是亂七八糟未必正確的日文,但我認為對初學者建立口說的自信是有幫助的。

中級者:

在此對中級者的定義是「若母語人士願意有耐心的聽你說等你想,你能完成完整的對話」。
名人開講和母語人士聊天的部分跟上述初學者一樣,用 Clubhouse 我認為不如用 Podcast or Tunein or TED ,在口說練習的部分則比初學者有更多的選擇。

中級者仍可以用使用「為初學者開設 xx 語」這類房間,我看過很多中級者進這種房間似乎也沒被討厭,可能母語老師覺得初級跟中級聊起來沒差太多 XD 除此之外,中級者可以參加類似圖三(Can I practice English with you)這種非母語人士之間的尬聊會,大部分的人都很友善而且會彼此容忍不完美的英文。最後,如果有你特別熟悉的主題,也有可以分享的東西的話,你可以直接挑戰用英文討論特地主題的房間。這邊用圖四來舉個例,如果你的日文大概是中級,但對海外生活這個主題異常熟悉也有很多經驗,讓母語人士覺得相聽也嘖嘖稱奇,可以試試看挑戰這種「主題是自己主場」的房間,如果牽涉到技術或是專業技術的話對你更有利了。

進階者:

這裡對進階者的定義是「母語人士可以忘記你是外國人用正常速度和知識前提跟你對話」,雖然你的發音和正確度跟母語人士還有很大差距,但在「功能上」已經跟母語人士相差不遠。

對進階者來說 Clubhouse 是滿不錯的工具,而且有很多種不同的玩法,首先在聽力訓練方面,Clubhouse 上面可以找到其他媒體平台找不到的材料。這裡我舉一個中文房間的例子,有一個台灣人開的房間叫「x魔x后聚集地 敢聊敢色」,對中文的學習者來說是難得可以聽到母語人士用最精闢道地的單字和語句談性愛,對深入這方面的理解和單字能力是很有幫助的。不管是科技,心靈,藝術,文學領域都可以找到母語人士開的房間,對一個進階學習者來說不斷精進各領域的用法和字彙是進步的不二法門。(圖五 俄語母語群:給主持新手的建議)

因為我們語言學習者的目的是語言,所以其實不需要太擔心去聽一些「有特別目的」的房間,例如直銷或是老鼠會。舉例來說,我發現西班牙文世界的房間有超多都是在講賺大錢發大財,簡單來說跟台灣常見的直銷沒有什麼不同,但因為是學語言,就算內容有點歪我們仍然會學到很多東西。另外,像是 Bitcoin 下禮拜會到 100k 或是下禮拜會噴出這種房間也充斥各語言,同樣的道理,只要我們稟持學語言的正道的話去接觸這些有爭議的房間也沒關係。

最後,對進階者最好的練習就是進母語人士的討論群,登台和大家一起討論,甚至晉升 Moderator ,這時候要求的就不只是語言能力,而且還需要對該議題的掌握程度。若一開始還沒把握的話,可以先從登台問問題開始練習。若對某個特定主題有興趣或研究,直接開房吸引母語人士加入也是很好的方法,例如我參加過一個非常喜歡關西腔日語的香港女生開的 (エセ)関西弁を話したいひとがいいひん 的房間,因為標題看起來真的是關西人主辦,吸引了不少關西人加入,關西人知道後很驚奇也很樂意跟大家分享關西腔,我們一群人就從11點聊到半夜兩點。


語言教師和語言學家:

最後的最後再加一項,這是老師們研究學生錯誤和語言學家蒐集語料的好地方,能不能發表是一回事,但我已經偷偷錄了好幾段有趣的語音現象!

以上是目前2-3天對 Clubhouse 這個工具在語言習得上應用的初探,希望對大家有幫助,若大家有語言習得上的問題或是想討論 clubhouse 的話歡迎來訊或來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