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檢考前不猜題:在法國考N1趣談

周末就是2021年度的日本語能力測驗,先預祝有參加考試的朋友高分”趴斯”,考到理想的級數,希望這篇趣談也能幫您舒緩考前的壓力。

我的日檢N1(舊制一級)是在法國通過的,當時我正在巴黎交換留學,日語程度剛好到了考1級的時間,所以就報名了當地的日檢。日檢在每個國家定價是不同的,當時(2007)台灣考日檢記得不用1500元,但在巴黎考卻要50歐,以當時1比45的匯率就接近要2250台票,所以在巴黎考日檢相當不划算,但想想在”巴黎考日檢”也算是留學法國的一種特殊體驗,這750元的價差就當作去觀光!


在法國準備日檢

在法國留學當然是以精進法文為首要目標,為了打進同校法國人的圈子,我加入了學校的日本文化社,和法國的”宅宅”們打成一片,也特別拜託學校的日本老師收我為徒,到她的超級進階班裡去上課。


為什麼叫”超級進階班”呢?日文對西方人來說是一個非常困難的語言,一般學生在學校學個一兩年可能業很難達到N4的程度,所以學校裡的日文班都只有開初學跟N4-N5班,只有一個特別班是超過N3以上程度,班裡只有兩個法國人和一個巴西韓僑,最後就是我。
雖然說是”超級進階班”,但所有人的程度其實都差非常多,來自巴西的韓僑 Jun 靠韓語外掛自學很快就有 N4-N3 的程度、跟高中開始學法文的法國人Benjamin 差不多;我的好朋友 Antoine 是小學時因父母工作到日本住過五年的法國人,正在準備N2的考試,最後一位就是要考N1的我。

因為程度差太多,所以當時的日文老師”鬼頭(日文音念 kito)”就幫我們設計3套不同的課程,上課一起練習口語,但作業和要求都完全不同。她知道我要考N1但沒有太多時間準備,就要我每個禮拜看一篇她指定的日本專欄”天聲人語”,要我把裡面的詞彙和漢字讀音搞懂,每週上課錢都會給做一個小測驗,我後來考試語彙的成績不錯應該跟”天聲人語”很有關係,雖然現在的N1跟以前的一級有所不同,但我認為”天聲人語”仍然是很值得參考的準備材料。


除了每週的“天聲人語”之外就沒有特別為N1準備了,一來是沒時間,二來是身為重度動漫遊戲迷的我閱讀量和聽力量本來就很大,N1的內容還算可以應付。文法算是唯一不行的項目,一直都用”自然流”學日語的我根本沒研究過,就算想研究,當時在法國根本不可能有時間再去鑽研N1文法,就在語彙、聽力、閱讀Ok但文法不Ok的情況下我前往了巴黎的 JLPT 考場。


巴黎 JLPT 考場開眼界

當時日檢的考場在巴黎南方郊區RER B 線上一個叫拉普拉斯(Laplace)的站,一個類似考試中心的地方,我依告示前往一級的考場後,看到監考官的瞬間我嚇到了 — 竟然就是鬼頭老師。但讓我更驚訝的不是老師,而是整間N1考場的考生,9成以上都是拿”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的人,我完全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明明是在巴黎不是在北京,為什麼考場裡都是中國人?事後我問了其他法國同學,他們說3-4級有不少法國人考,但1-2級幾乎都是中國人,這實在是太奇怪了,於是我隔天到學校去問了一些中國留學生,也上網去查查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Sacha, étudiant à Polytechnique, raconte son quotidien - VousNousIls
Ecole Polytechnique 校園一景

為什麼中國學生要在法國考日檢? 這背後有許多有趣的原因和故事。首先,這些N1的考生裡面有一部份是在法國大學念日文系的中國學生,他們到法國不是真的想念日文,而是因為”念大學”比”念語言學校”便宜太多了,當時法國大學學費一學期只要500歐(20000NTD),比起語言學校一學期就要幾10萬台幣便宜太多。日文系對中國學生來說是相對好念的系,混個法國大學日文系可以學法文,還可以拿法國大學文憑,順便再考個 N1-N2 回國後學經歷都比較好看。


除了念日文系的學生之外,還有一部分是來”作弊”的,很多人可能根本不會日文,但他們就是想要有個證書讓自己的經歷好看。但怎麼作弊呢?據說西方考場的監考都很鬆,所以很多中國補教業者看準這點就在西方國家考場大搞集體作弊,當天我是沒注意到鬼頭老師是否有嚴格監考,但不少考生的確一直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另一個常見的作弊方式則是背答案,亞洲考區的時區是 +8,所以比歐洲和美洲分別快了半天到16小時,他們在中國考場的槍手已經背好題目解題上傳,讓歐洲和美洲的考生可以在考試前就知道題目和答案。


那為什麼N1-N2沒有法國當地考生呢?”漢字”對西方人來說實在是太難了,一個一般的西方人就算學了2000-3000的小時日文可能漢字程度都不到我們的一半,以我的好朋友 Antoine 為例,他口語的日語已經非常流利,而且他還是 Ecole Polytechnique 的法國超級菁英,但漢字還有閱讀對他來說就是一道過不去的關卡,這是他第二次考N2,有時他準備的很灰心的時候他會對我說 “Vous trichez !”,法語字面上的意思是”你們都作弊”,但 Antoine 說的作弊不是上述中國考生那種作弊,而是你們日文程度明明沒這麼高,但因為你們會漢字所以不知道怎麼念還是可以猜意思。Antoine 的沮喪不只是因為他個人考不過,他們家不只他花了很多時間學日語,他父母也跟他一樣拼命學日文,他們家在日本的時候父母親還在日本報名了N2特訓班,但就是卡關漢字,怎樣都考不過。看過 Antoine 的努力之後,我終於徹底明白為什麼通過 N1 西方學習者程度都異常的高,而且”N1啞巴”根本不可能出現在西方的日文學習社群。

考後經驗談


隔年我們都拿到了日檢成績單,我幸運地低分飛過,語彙、聽力和閱讀都還不錯,但文法的部分好像比用猜還低分; Antoine 還是沒有通過2級,他說他可能不會再考了,Benjamin 則是開心地通過3級,繼續他的日文之路。10多年後的今天我已經聯絡不到Antoine,只和鬼頭老師保持聯繫,前年去巴黎的時候還有找她吃飯,如果之後還有機會見到 Antoine 的話,希望他已經通過N1成為法國的日語達人。


最後祝大家今年 N5-4-3-2-N1 通通Pass,明年解封開心去日本玩!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