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德國奇聞考察:法蘭克福機場撿空瓶半年收入就破百萬

很多年沒來法蘭克福機場,這次來往ㄧ二航站之間時一直覺得哪裡怪怪的,怎麼有一些看起來像旅客又不像旅客的人推著行李車,帶著大包小包的東西走來走去,就像下圖左下方的推車一樣,他到底在做什麼呢?

走近一看才發現車上裝的不是行李,是數不清的寶特瓶,沒有幾千個也至少有幾百個,為什麼有人要在機場做回收呢?這真的能夠賺錢嗎?

德國是一個非常重視資源回收和環保的國家,德國政府為了鼓勵回收消費者購買瓶裝飲料時必須繳交1毛到2.5毛歐元,相當於台幣4元至10元的押金,例如一瓶飲料本來只要0.5毛(台幣18元),加了押金就變成0.75毛(台幣28元),飲用完飲料後把空瓶退回給銷售店家才能領回押金,大部分的超商都設有像下面的機器,民眾只要下次購物時把空瓶餵給機器就可以拿回押金(德文叫 Pfand)。

雖然理論上大家都會為了高額押金去超市退回空瓶,但有很多情況讓消費者即時想退瓶也沒機會退,比如說坐地鐵時買了一瓶可樂,喝完懶得拿在身上帶回家,很多人索性就丟在路上或垃圾桶;也有人覺得 0.25 毛沒多少錢,根本沒有回收的習慣,這些被棄置的空瓶就孕育出空瓶地下經濟,產生「空瓶回收手(Flaschensammler, Pfandsammler)」這個神奇的職業。

空瓶回收手穿梭在城市中的鬧區,四處搜尋購買瓶裝飲料的行人,一旦有行人購買飲料他們就會「盯上」買飲料的人,等待他喝完飲料丟到垃圾桶的那一刻迅速從垃圾桶裡掏出被丟棄的空瓶,完了不能猶豫,有猶豫空瓶就會馬上被其他虎視眈眈的回收手搶走。然而,不管鬧區多熱鬧都比不上像法蘭克福這種超大型國際機場的空瓶量,因為911事件的關係,超過100毫升的液體都無法帶上飛機,大多數旅客都索性上機前丟掉空瓶,而且許多非德國的旅客並不知道可以退瓶,就算知道可以退也不會再來德國,因此法蘭克福機場就便成了空瓶回收手的金山銀山。

多家德國媒體的資料都顯示出在法蘭克福機場撿空瓶是有可能脫貧的,首先根據Bild 雜誌報導,若不計被回收手拿走的空瓶,光機場本身回收的空瓶6個月就有27000歐元(台幣 972000 元)若這些空瓶都落入同一個人手中,那他的月薪就超過4000歐元,德國的最低時薪是9.35歐元,一般的工作一個月能賺2000歐元就算不錯了,所以說光撿回收就有可能超過一般打工或上班族的收入,但所有的空瓶不可能都落在同一人手中。若長期居住在法蘭克福機場撿空瓶,每天的平均收入大概落在 50 歐元到 100 歐元之間,相當於 400 個空瓶;回收者平均在垃圾桶間的行走距離為25公里,工作時數可能高達每天 20 小時,儘管工作條件不好,若認真撿空瓶的話還是可以有跟打工族差不多的收入,更厲害的人把這當成一門事業來經營,和其他回收手組成團隊那收入就無可限量了。(網友補充:這當然是不用繳稅的!)

很多人這時候可能會想:「哇靠,那我去法蘭克福機場撿空瓶就好啦,隨便撿都比我在台灣薪水高!」先不管有沒有「違法工作」的問題,根據這則新聞報導,撿空瓶看起來是有地盤的,甚至有黑幫控制的,這篇Welt報導中的被告因爲恐嚇另一位遊民幫他收空瓶,還要繳「保護費」給被告,所以被法官判刑10個月,不知道德國的監獄待遇好不好,說不定他進去之後就不想撿空瓶了。因此,我們外人想要進入機場的空瓶爭奪戰看來是不太可能的,而且這個產業能維持多久也很難說,例如漢堡的機場已經禁止在機場撿空瓶,法蘭克福機場目前也設有「捐款型」自動退瓶機跟回收手們競爭,退瓶後不會退押金,機場會把押金捐給慈善團體。

離開法蘭克福機場後我到法蘭克福市中心亂晃,不時仍然會注意各種不同風格的回收手,一天下來最令我難忘是電車上牽著腳踏車、戴著墨鏡的黑人回收手,他那勝利的微笑和地上那一大包空瓶彷彿都在告訴同車的我們:「今天大豐收,林爸發財嘍!」。

參考資料:

YouTube 影片德國百萬回收大挑戰

秘魯料理與亞馬遜美食之夜

今年是多語習得活動網舉辦亞馬遜沈浸式的第二年,我們按耐不住心中的澎湃決定回台辦一場亞馬遜聚會,分享叢林生活和學習印加帝國古語克丘亞語的心得。既然提到印加帝國那就不得不提到馬丘比丘和秘魯美食,因此我們決定和台北的秘魯餐廳「Mama Inca 印加媽媽」合作,讓活動除了視覺和聽覺之外還有味覺的享受,主餐由秘魯主廚José 親手製作,甜點搭配我們從亞馬遜河帶回來的「娃伊茶」和克丘亞聚落手工製作的巧克力,讓您在台北就能有最深度最完整的南美洲體驗。

日期時間

2019年8月18日(日)1730-2100

地點

Mama Inca 印加媽媽秘魯餐廳

台北市大安區瑞安街31巷1-1號

費用

699 元

(費用包含秘魯晚餐美食和飲料、亞馬遜手工巧克力和哇伊茶 Guayusa)

活動內容

1730-1800 Terry 開場:印加帝國與克丘亞語簡史

1800-1815 秘魯主廚Jose:向大地媽媽祈福

1815-1900 Fabi 的亞馬遜叢林沈浸式生活:克丘亞語和美國人研究

1900-2100 Jose 的上菜時間

報名方式

寄信給我們並留下下方資料,我們會有專人跟您聯繫,匯款後才算完成報名

—————————————————-

我要報名盛夏的南美饗宴

電子信箱(請再輸入一次):

電話:

是否有特殊飲食需求?

是否參加過多語習得活動?若有,請詳述。

—————————————————-

請填妥以上資料後複製貼上寄給我們,我們會有專人跟您聯繫,匯款後才算完成報名

講者介紹

多語達人 Terry

polyglot.tw 創辦人,沈浸式習得留遊學創辦人,這位台灣郎會說二十五種語言作者,希望世界上的每個人都能學會他想學的語言,並且和全世界做朋友!

Fabi

多語習得活動網 Polyglot.tw 亞馬遜沈浸式第二期生,出生於台北,大學西班牙文系畢業,從小就對英語非常有興趣,多益金色證書,在外商工作多年,比起西班牙文她覺得對學英文更有感覺。喜歡世界語言文化的她無意間在網路上看到「亞馬遜沈浸式」的文章就毅然決然決定加入學克丘亞語行列,在美國人的環繞下從零開始習得克丘亞語,成為台灣學習克丘亞語的第三人。

 

 

日語的清濁音與送氣不送氣

「清濁音」是很優美但實際上很難理解的詞彙,什麼叫「濁」什麼叫「清」?所以科學上我們不用這個詞,我們用「送氣與否」或「有聲與否」這兩個可精確衡量的標準來討論。

繼續下去之前,我們還要介紹一個專有名詞叫「閉塞音(stop)」,比如說國語 ㄅㄆㄉㄊㄍㄎ,英文的 ptkbdg 和日文的 だ(d)た(t) 這些都是。為什麼叫「閉塞音」呢?因為你發些聲音的過程中,會有某一瞬間嘴巴是完全緊閉或是用舌頭完全卡住嘴巴內的某一點,只有討論閉塞音的時候我們才講「清濁」,或是說「有無聲,有無送氣」。

再來我們看什麼叫「送氣」,把你的手掌打開,放到嘴巴前,念國語的「ㄆ」,有沒有感受到強大氣流?你在念念看國語的「ㄅ」,這時侯首長是不是感受不到或是只有一點點氣流?因此我們把「ㄆ」稱作送氣音,「ㄅ」稱作不送氣音,送氣不送氣對國語很重要,送氣就變成「ㄆ」不送氣就變成「ㄅ」(ㄉㄊ、ㄍㄎ也是一樣道理)。對日文來說,有無送氣就不重要,也就是不會造成意思的區別,不論你把 わたし(watashi) 念成像「哇ㄊㄚ西」(送氣)還是「哇ㄉㄚ西」(不送氣)日本人都能聽懂,但一般來說念「哇ㄉㄚ西」是比較自然的,畢竟日文是不區別「送氣音」的語言,送氣不是氣只是ㄧ種個人習慣或是語氣變化。但是,這個但是很重要,母語是「國語」的學習者要特別注意,因為羅馬字的關係,很多會覺得 ㄉ=D ,因此覺得 だ=Da=ㄉㄚ, 如果你把 だ 念成 ㄉㄚ,日本人聽起來會覺得你念得是 た ,造成意思錯亂,想知道為什麼就要繼續看下去喔!

除了「送氣與否」,還有一個概念叫「有聲無聲」,也就是日文傳統說的「清濁音」,所謂,「無聲的閉塞音」就是發音時「聲帶沒震動」,例如英文的 /t/,你一直念 t t t你只聽到氣音沒有聲音,你把ㄅ和ㄆ用同樣的方式念也只會有氣音或氣流,以上這些都是「無聲」音,也就是日文說的「清音」,ㄅ完整的科學名稱叫「無聲不送氣閉塞音」,ㄆ叫「無聲送氣閉塞音」;日文裡分類上不送氣音,ぱ是「無聲不送氣閉塞音」,最近的中文發音是ㄅ,た也是「無聲不送氣閉塞音」,最接近的中文發音是ㄉ,か也是「無聲不送氣閉塞音」,最接近的中文發音是ㄍ,當然實務上你會聽到日文有送氣音,但這不影響意思區別,若你都念送氣音雖然日本人聽起來會有點奇怪,但還是不影響溝通。

那什麼是「有聲的閉塞音呢」?物理上來說就是發音時「聲帶有震動」,因為國語剛好沒有這種聲音,所以我們只好用「台語」來解釋,會念台語的朋友可以念念看以下三個詞:

米糕

比賽

披衫

「披」是送氣的像ㄆ,「比」是不送氣的像ㄅ,那「米」呢?「米」是不是跟上述兩者都不同,又不是ㄇ(m)的聲音,到底是什麼?這個「米」的感覺就是「有聲」,日語說的濁音,你若在發「米」的時候把手指頭放在喉嚨的位置你會感到酥麻的震動,這就是你的聲帶在震動。

這個「米」的科學名稱叫「有聲閉塞音」,就是日文裡的「濁音」,像是ば、だ、が這些都是。念上述這些音的時候一定要念得像「米」的感覺才會讓日本人聽懂你在念「濁音」,要不然他們會因為你在念ぱ、た、か,這對只說國語的人很難,因為國語裡面沒有這種聲音和感覺,而且更難的是聽,有多少人「真的」聽得到濁音?根據我們在實驗室裡看到的,沒有在日本住個五年以上濁音都是用背的不是用聽的。另外,台語的人也不是沒有弱點,因為台語沒有 T/D 這組有聲音,所以 ドライバー 才會變「羅懶把」,據我發音已經學到跟日本人一樣強者我朋友的親身體驗,他雖然母語是台語但要真的能用耳朵辨別 ta 行和 da 行也是密集學了日語5年之後的事。想必看到這邊大家都頭昏了,這是正常的,不少大學的語言學教授也都搞不太清楚語音學,語音學是一門很抽象的又很燒腦的學問,需要慢慢去體會,那我們趕快來做個結論:

日文是一個重視「有聲或無聲」的語言,並不在意送氣不送氣,用不嚴格的標準愛送不送都可以,但濁音一定要想辦法念對;國語是一個重視「送氣或不送氣」的語言,有聲無聲並不重要。若想要體會同時有「有聲無聲(清濁音)」區別和「送氣不送氣」區別的語言的話各位要好好學台語了,以上。

撰文者 多語達人Terry Hsieh

追申:想要跟我們一起探索學習日語並語言世界的奧妙嗎?歡迎您加入到日本沈浸式習得或參加 Terry 的多語習得講座,也可留下聯絡資訊給我們喔!

日本寄宿心得之廣島的夏天

感謝彭小姐願意分享自己廣島的寄宿體驗,想參加寄宿活動的朋友請參考我們的寄宿活動頁面,也歡迎留下您的資料或留言

島難忘的寄宿夏天 

這是我第二次參與活動,這次得體驗又很不一樣,首先我是和我的弟弟一起到廣島寄宿,其次還很幸運地參與了當地的廣島大合宿,聽說是一年才舉辦兩次的大活動,看到了許多家庭,遇到很多小朋友,廣島家庭看到的普通年紀都更低,超小、超可愛、也超活潑,和福岡那時候遇到的小型聚會有點像唱唱跳跳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人多的關係,反而沒有我在福岡時體驗的深刻,覺得自己真的有很認真地沉浸式學習與體驗。

Picture4

下面我就講講這幾天的觀光心得好了,我和弟弟是在8/24抵達廣島機場,並且搭車到佐佐木家,在這我們只停留一個晚上,臨時的住所,這家的弟弟超可愛非常樂情的接待我們,晚餐後我們還和他一起玩折紙,隔天早上8/25和他們分別,非常依依不捨呢!覺得非常親切可愛,住處也很溫馨舒適。

8/25開始大合宿的第一天,分房之類,一開始真的非常忐忑不安,因為人超多,一大群小朋友,還好大家都很可愛,努力融入和他們一起玩,這過程有點辛苦,雖然我有在努力學習日語了,但還是不太純熟,而且不曉得是不是,也像台灣一樣,會有所謂的地方口音,聽不太懂,一天下來真的很累,我很快就想睡了,但大家就像有用不完的精神一樣,一直玩一直聊天,老實說這天晚上,我真的睡得很糟糕,因為可愛的弟弟妹妹們,一直在玩在聊天,房間燈一直是亮的,我大概快兩點多才睡,隔天超早起床。

Picture2

8/26大合宿的第二天,感覺還蠻累的,大家一樣很有精神的唱唱跳跳。結束最後還有請我們也發表一下感言,不知道怎麼說的,努力說,事後我也一直在想我日文正確嗎?之後,中午很快就結束了,和大家道別。接著趕場,因為坂井(主要home媽)媽媽要趕快送二女兒去小提琴發表會,於是我們已超快的速度用一用,馬上趕往會場,真佩服小孩,剛參加完這麼累活動,馬上又要趕下一個,也深刻的體會到,日本的家庭好像都會讓小孩學習一種才藝,是為了要從小培養氣質嗎?還是傳統?亦又是一種文化? 感覺這一天下來,大家都累壞了,晚餐最後由爸爸帶我們去吃拉麵,畫下今天的句點。

8/27 今天我們跟著哥哥-章吾(home的大哥)一起去,廣島紀念館看看和廣島城附近的公園走走,和看看神社後就回家。

Picture1

8/28 今天媽媽有事情,早上我們參與活動後,吃完午餐和一個大哥,一起去逛逛,岩國城和當地很有名的橋,其實具體還是沒有搞清楚在哪裡,總之一路交流,很有趣的經驗,只不過中間突然下大暴雨,我們三人都沒帶傘,幸好趕快找一個地方避雨,沒被淋濕。晚餐,小朋友一起組裝了一個滑水道,讓麵從上面滑下來,然後配醬吃,小朋友玩得超高興。

8/29 和明奈(home媽家的二女兒)一起去宮島看嚴島神社,還有鹿,妹妹感覺超怕鹿的一直躲,途中還有看到章吾,好像在和他的女朋友約會呢,晚上,嬤嬤特地帶我們去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吃飯,山賊城,今天是最後一晚,要好好的珍惜,睡前我還畫了一幅畫,送給妹妹,給他們全家。不曉得有沒有看到就是了。

8/30隔天一大早起床,趕車搭電車到廣島車站,準備搭長途巴士,往大阪,因為我們回程的機票在關西機場,這是第一次坐長途巴士,非常難得的體驗。結果沒想到順利回到台灣的幾天後,看到關西機場被淹掉的情況,以及對外交通的唯一橋樑斷了,嚇一跳很緊張,趕快問問住在關西的日本朋友情況,我朋友的表妹,還因為班機晚我們一天,就要等到下個禮拜才能回台灣,只能說出外旅遊要多注意,有時候發生一些狀況是我們無法預期的,尤其是天災,最後,感覺這次還是很順利、很開心的,希望,有要去體驗的朋友們也能很順利,收穫滿滿回來。

再次感謝分享,心動就趕快行動,快來看看我們的寄宿活動報名辦法。深入體驗日本文化方法千百種,除了日本寄宿家庭,我們也有舉辦到日本沉浸式習得寄宿青旅學日本這兩個精彩的活動喔!

 

 

厄瓜多漁夫的智慧和人類大歷史:對人生成長飛輪的反思

前陣子分享了一篇名叫「人生成長飛輪」的文章被轉發了不少次,讓我深感欣慰,這個世界上還是有很多人在追求進步,提升自己的生命層次。雖然個人非常支持也相信這種不斷進步不斷投資自己的思想,但不時會有個疑惑:「這樣沒完沒了地追求自我的進步,不累嗎?這跟一直為了賺錢而賺錢的人有什麼不同?進步跟美好人生真的正相關嗎?」

目前正在地球另一端的厄瓜多做亞馬遜沈浸式習得的同時我也看了不少有趣的書,有兩本書激起了我反思「人生成長飛輪」的概念。

Rió Napo 當年命名亞馬遜河的西班牙人就從這裡出發全航亞馬遜河

第一本書是關於生活在厄瓜多的雜記 Footprints in Ecuador ,裡面有一段名叫厄瓜多漁夫的智慧的故事,聽故事前我們先來了解一下厄瓜多的經濟和人民的物質生活水平,厄瓜多的人年均 GDP 大概是 6000 美元,約是台灣的四分之一,大概有四分之一的人過著貧窮綫以下的生活。為了讓大家對厄瓜多的經濟生活更有感覺,我們來實際體會一下當地人生活,這裡沒有最低時薪,平均時薪是2美金,有固定工作的一般人月薪大概 300 美金,簡而言之他們平均薪水只有台灣的 1/2 到 1/3,但我們來看看以下圖片,日常生活用品的物價比台灣還稍貴,中罐的海倫仙度斯台幣200元,外食一頓最便宜的飯也要台幣 75元。

厄瓜多的貨幣就是美金

有了這樣的背景知識後,我們來看看這個漁夫的故事:

在厄瓜多海邊的小鎮的海港裡停著一艘小漁船,一位遊客走向漁船,笑著稱讚著漁夫說:「你的船真漂亮,抓的魚又大又肥,你多久可以抓一隻魚啊?」

漁夫說:「不需要很久啊。」

遊客説:「那你為什麼不多抓一點啊?」

漁夫說:「我這樣就夠了啊,也夠我家人吃」

遊客:「那你沒工作的時候都在做什麼?」

漁夫:「我每天就早上睡飽飽,抓點魚之後跟我小孩玩, 下午跟我老婆睡覺。傍晚我會到鎮上喝一杯,和朋友彈吉他唱歌,我有很完整的生活啊。」

遊客急忙說:「等一下,我有哈佛 MBA ,讓我幫你,你現在開始應該每天多抓一點魚,把多的魚賣出去換現金,然後你可以存錢買更大的船。」

漁夫說:「然後呢?」

哈佛MBA又說:「然後你可以買第二艘、第三艘然後更多的船,當你有一堆漁船的時候你就不需要把魚賣給中間人,你可以直接賣給魚處理廠跟他們講價,甚至開自己的魚工廠,然後你就可以離開這小村莊搬到紐約洛杉磯。然後你就可以開大公司。」

漁夫問:「那完成這些要多少年呢?」

MBA 說:「大概20到25年吧。」

漁夫再問:「那然後呢?」

MBA :「我說餅友啊,從這裡開始一切就有趣了,當你的公司很大的時候,你就可以搞買賣股票,然後就賺幾個億發大財。」

漁夫:「幾個億?真的嗎?然後呢?」

哈佛 MBA:「然後你就可以退休搬到海邊的小村莊,跟你小孩玩,抓些魚,跟你的老婆睡午覺,晚上再跟你朋友喝酒。」

漁夫:「呃…….可是正就是我現在正在做的事嗎?為什麼我要浪費25年?」

故事到這邊結束,每個人可可能都要不同的詮釋,我認為這個故事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告訴不論來自台灣還是美國的「有錢」觀光客一個值得思考的訊息:「你認為貧窮的厄瓜多人過的很困苦,其實他們過得比你更幸福。」

厄瓜多亞馬遜的克丘亞人

這怎麼可能?發展和進步不就是為了創造更好的生活和心靈上的滿足嗎?這一定是有邏輯漏洞騙人的「雞湯」文,哪有「落後」國家比「先進」國家過得好的道理,難道史前時代的人類過得比我們21世紀的人類好嗎?

這正是「人類大歷史」的作者 Yuval 教授想要告訴你的可能性,他認為史前時代、過著採集生活的人類(hunter-gatherer),可能比進入農耕社會的人類過著品質更好的生活;但農耕社會的生活還不是最慘的,資本主義社會的人類平均生活品質其實更慘。

根據 Yuval 得研究,一個生活在史前時代的人類扣掉他打獵採集的時間後,有更多的時間享受自己或享受人際關係,同一群體之間的關係相較也比較平等,若從飲食的角度來看,史前人類吃的東西也比較多元。進入了農業社會之後,雖然糧食產量大增,但也造成人口爆炸,產生了階級和政府,一般個人工作時間比史前人類更長,甚至沒有自由,而且獲取的食物卻變得更單調無味,營養攝取上可能也不如史前人。真正享受到「農耕大耀進」成果的只有上層的統治者,或是「人類」這個物種的集合,人類的數量變多,建立了城市和國家,但個人的生活品質卻是每況愈下。從農耕時代到資本主義時代之後也是類似的情況,成長的速度更快了,人類集體產生的物質量大增,但人口和人類的慾望也同時大增,且財富和權力也不斷集中在少數人手上,現代的個人更難享受愜意的生活。

亞馬遜傳統手工藝

如果以上內容還是很難想像的話,Yuval 說我們可以想像一下雞、牛、豬等牲畜的處境,自從他們變人類豢養之後,個體數以驚人的速度上升,若一個物種是否成功是用「數量」來決定的話,雞牛豬都是很成功的物種,但被人類豢養的這些豬牛雞的個體開心嗎?生活品質好嗎?若各位有看過素食主義者拍的紀錄片或牲畜生活的相關報導,你一定會覺得這種「成功」不要也罷。因此,Yuval 認為農耕社會之後的人類跟豢養下大量繁殖的牲畜沒什麼不同,大多數個體的生命變得更悲慘,完全比不上野生狀態下的生活。

Yuval 提醒我們做這種「幸福」或「生活品質」比較時要注意不要掉入「從今鑑古」的陷阱,比如說中世紀歐洲的平民每天都不洗澡而且一直穿同一件衣服,我們不能因為我們可以每天洗澡沒每天換新衣服,就斷論現代人的生活比較好,事實上中世紀的平民可能早就習慣不洗澡不換衣服,他們並不覺得自己不能洗澡很可憐。

人類一旦進入農耕社會就回不去採集社會,一旦進入了資本主義社會就無法再回到上一個階段,作為個人,若隨波逐流的話肯定只是變成悲慘的大多數,在這樣不斷進步的巨輪中能怎麼自處呢?我認為「成長飛輪」和「厄瓜多漁夫的智慧」都是必須的,特別是「厄瓜多漁夫的智慧」。

克丘亞人的日常生活

資本主義社會的核心就是成長(growth),要在這個體制下成功,我們必須對自己做有形和無形的投資,讓自己成長,期盼自己有一天能爬到掌握資源的位置。我感覺這像是一場遊戲,成功了發大財過上極佳的物質生活很好,但沒有發大財也沒關係,我們可以有「厄瓜多漁夫的智慧」。

「厄瓜多漁夫的智慧」用 Yuval 的話來說就是 “know thyself(認識你自己找到你真的想要的)”。漁夫知道他要的就是現在的生活,何必花25年去滿足資本主義社會的標竿(有車有房事業有成),再開始過自己真的想要的生活呢?資本主義社會會給我們非常多不需要的物質或心理欲求,當我們無法滿足這些欲求時就會產生不滿和怨懟,消極者繼續怨懟,積極者在資本主義社會中證明自己,但不知不覺失去了25年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如果吃夜市牛排就可以很滿足,為什麼要吃茹絲葵(Ruth’s Chris)如果你想要的就是吃牛排的感覺,你也真的覺得夜市牛排和茹絲葵給你的快樂是一樣的,那就吃夜市牛排就好,如此你在吃這一塊就能超脫資本主義社會的桎梏,不需要花力氣去達到每天吃茹絲葵的經濟水準。

國富是一位事業成功的日本醫生,我們在去南極的船班上認識,多年來我們都一直保持聯絡,我去日本時也會找他喝酒吃飯。有一次我們在御茶水的金藏居酒屋吃飯時他拿出他的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黑卡,敘述這自己這幾年除了南極之外如何豪遊世界,去了納米比亞又跑了東非大草原,剛好我也去過這些地方,我們就很熱絡地討論旅途上的趣聞。最後他很不可思議地問我:「我看你也不賺錢,你怎麼能去哪麼多地方,難道你家偷偷很有錢。」這其實是一個夜市牛排和茹絲葵的問題,我的確沒錢但我也真的只要夜市牛排就好,我去納米比亞沒花幾個錢得到的滿足並不輸給國富豪華五星級的行程,雖然我不排斥這場拿資本主義的遊戲,也想打造人生成長飛輪,但就算我最後沒有拿到黑卡我仍然能過滿足的生活,就像那個有智慧的厄瓜多漁夫,我們都在 ing 著我們想要的生活。

參考資料

1) 人類大歷史

2)Footprints in Ecuador

3)亞馬遜沈浸式習得

厄瓜多亞馬遜小鎮 Tena ㄧ景

日本文化深度探索:和日本和尚的親密接觸

在台灣,佛教的「出家人」必須守佛教的五戒,包括不殺生、不偷盜、不妄語、不邪淫、不飲酒,因此「出家人」給人的印象就是謹守戒律,較少情緒起伏,安祥穩重。

日本的佛教雖然來自中國,算是「大乘佛教(Mahāyāna)」一種,大乘佛教不只追求個人的輪迴超脫,更重視幫助蒼生離苦得樂,一開始並沒有規定受否能喝酒吃肉,佛教僧人開始禁酒肉是魏晉南北朝梁武帝的時候開始的,他用政治的力量推廣《斷酒肉文》和《梵網經》,中國的佛教變成了全素的宗教,也影響了韓國、日本和越南等地的佛教。然而,幾千年下來佛教在日本發生了不少變化,關於和尚戒律的詮釋也和我們熟悉的中國式佛教有很大的不同。簡而言之,日本的和尚可以結婚生子、飲酒抽煙、也能過俗世的生活,擁有僧人之外的工作,聽起來就跟一般人沒有什麼不同。

關於日本佛教13宗和歷史的來龍去脈,網路上有看不完的資料,在此我就不贅述,這次要跟大家分享的是和日本和尚面對面接觸,甚至到法式酒吧喝酒的難得經驗。

2019年5月舉到日本沈浸式習得時應學員要求,我們邀請了兩位不同宗派的日本僧人,山田和 Gen 來和我們交流,他們兩位都算有名的高僧,家族世代也都是僧人,首先跟各位分享山田給我們帶來的衝擊。

山田先生已經結婚,目前在大阪市旭區經營道場和素食餐廳,抵達他的道場時他的妻子抱著才出生14天的孩子來迎接我們,雖然理智上知道日本僧人可以結婚生子,但還是很不習慣這樣的景象,接著山田先生登場了,一頭長髮綁辮子,怎麼樣都跟「和尚」的形象很不同,老實説比較像老化的嬉皮或是西部電影裡的印地安人。

山田先生忙完廚房的事之後就到道場和我們分享他的人生和佛教,他說日本的佛教歷史上長期和政治掛勾,難以看到佛教原本的樣貌,例如僧人是否可以吃肉喝酒結婚也是政治運作的結果,明治維新之前僧人也是不吃肉喝酒結婚的,明治政府為了削弱僧人力量,頒佈法令讓他們跟一般人沒有什麼不同,造成今日日本僧人吃肉喝酒結婚的現象。

山田先生從小在寺院長大接受寺院教育,之後還到京都有名的比叡山延曆寺修行了11年,年輕時就對佛法有很高的造詣;除此之外,他還有很高的音樂天份,曾在「駭客任務2」裡面演唱一段武打場面的歌曲。儘管俗世和寺院生活都非常成功,但他一直有一個修行上的疑惑,那就是在寺院時他可以達到那個超脫的境界,但回到俗世又沒有那個感覺了,為了突破這個修行的關卡,他前往美國和 Ojibwe 族人學習,師事有名的北美原住民運動領袖 Dennis Banks,希望透過印地安人的神秘力量,在北美的大地上成佛。他因此像電影阿甘正傳」裡面的阿甘一樣走路家跑步橫跨美國三次,每次長達8000公里,而且他還愛上了這種感覺,至今仍每年前往北美修行。至於他有沒有悟出新的道理更上一層樓呢?有,他說他現在不管在哪都能有一樣心境,他認為跨文化交流對佛法的修行非常有幫助,以前腦中只有佛教的時候覺得總是有個過不去的坎,經過北美印地安人的神秘力量的疏通突然就豁然開朗了。

Dennis Banks 和山田

至此,日本僧人已經給我們和台灣的僧人非常不一樣的感覺,他們同時非常入世又非常出世,對自己幾乎沒有限制,他可以上比叡山修行11年又可以參與駭客任務的演出,還在真實生活中上演「阿甘正傳」,一切都可以是佛法,一切都可以是修行。

經過了山田的衝擊後,我們又邀請了 Gen 師父,他不只和我們談人生,更願意和我們一起把酒當歌。

Gen 的外觀又更衝擊了,他沒有穿僧衣的樣子讓我馬上想到我們台灣的「館長」,抽煙的樣子讓人覺得是日本開卡車的「長距離運轉士」,他也已經娶妻生子,目前除了做和尚外,也從事影音製作的工作。Gen 的人生和山田非常不同,雖然家裡也是歷代皆僧人,但他年輕時非常討厭佛教,立志絕對不要當和尚,他因此環遊世界、創業當老闆,開過青年旅館,也是知名的攝影師。這樣多采多姿的生活持續到2011年的3月11日,日本東北大地震讓他放下一切全心全力到東北當志工,當到一毛錢都不剩的時候突然有人跟他說:「你家歷代是僧人,為什麼不回去當僧人呢?其實你現在做的事跟僧人沒什麼不同,都是解救眾生苦難啊!」因為這一番話,他似乎頓悟了什麼,馬上回老家的寺院修行,一年多之後成為了合格的「和尚」,開始透過佛法繼續幫助世人。

他認為,一個人沒有辦法「立志當和尚」,但會自然「成為和尚」,因為「和尚」是一種處世法也是生活之道,所以他覺得他本來就是和尚,修行和僧服是一種形式。也因此,我們覺得Gen 完全沒有和尚的「架子」,我們後來私下約他去法國酒吧喝酒他也爽快答應,在酒吧他看起來只是一般的日本大叔,一直抽菸一直喝酒,跟我們一般台灣認識的和尚因為差異過大,造成我們認知上偌大的衝擊。

Gen 跟我們說,他鑽研佛法和遊歷世界的心得就是世界上的文化宗教沒有好或壞,只有不一樣,只要了解為什麼不一樣就不會有怨念了。因此,不管你欣不欣賞這種佛教,建議各位有機會可以和日本的和尚交交朋友,相信各方面都會有很大的啟發,敬祝各位功德圓滿。

撰文者 多語達人 Terry Hsieh & 到日本沈浸式習得

參考資料

1 山田先生在大阪的道場和餐廳

2 感謝網友 Owen Liu 補充佛教相關知識與資料

2.1 佛陀在世之時,並無規定佛弟子要素食,出家僧眾行腳托缽,施主給的食物葷素都有。

〔九十二波逸提法〕

〔三九〕 如是者,美味之食也,即:酥、生酥、油、蜜、砂糖、魚、肉、乳、酪也。任何比丘,若無病而為己要求如是美味之食而食者,波逸提。

2.2 中土佛教在梁武帝之前,一般僧人都是化緣而食,什麼都吃什麼都不挑,因為民眾施捨的東西什麼都有所以沒有這個習俗。

阿新的寄宿青旅心得:給出國留遊學的你的三個建議

大新作者為台灣中部的語言教育工作者

   我是在2018年九月時,參與「第四屆到大阪浸式日語習得」旅居在大阪兩週。第一個禮拜與參與此活動的夥伴團體行動,第二禮拜參加「寄宿青旅」一個人獨自探索、Thierry的協助下,持續沉浸式日語生活。

   沉浸式的關鍵,我相信「透過沉浸於環境中,自然而然地自主學習」。沈浸需要環境,學習需要方法有了語環境後,Thierry提供了許多能聽說讀並用日本語使用機會與技能除了每天必要的「Guesthouse檯」及「西尾先生会話時間」,也介紹許多實用的學習資源像是走訪在地市民中心,參觀圖書及工場,見學區所舉辦的日本語識字講座」、赤十字會的日本語教室,參加日本人及外國人交流的聚會同時,Thierry也積極動員他口中所說的「惡勢力」,,前來分享他們的生命經驗、出身背景,以及對日本的個人觀察。可能旅居在日本的外國人朋友,或者有著豐富海外經驗的日本人朋友,在我眼中,他們是一個個語言學習上的輩,提供我們更多觀看日本的角度這些從第一週習得的各種觀念,也深刻地影響著第二週習得的進展。

   脫離夥伴開始獨自探索後第二週,我有了更多開口說話的機會。除了如常親切深具喜感的西尾先生對話時間照舊,早晨各個Guesthouse前往不同的地方參加在地活動外,還要完成Thierry所指派的「任務」。其中我感到最艱難、收穫也最為深刻的部分,便是在心齋橋找「土耳其」。臉皮厚實的我原本以為簡單的尋人啟事,人找到後聊個天便可破關成功但,Thierry出的任務最好是夠這麼便宜行事啦。(笑)因為任務內容實在艱還記得找到這家店之後的我在店一旁的小巷裏自言自語、不斷練習,非常緊張,深怕被對方誤認為我是來亂的被揍的可能性強大。好在,後續發展意料之外地順遂相談甚歡,也得到了對方的熱情回應。之後得到的心得是:被打槍的一切都是過程,開口說後能夠腦袋裡的日本語都是自己的。

   在這兩週中體會到沉浸式學習「南征北討」的團體生活學會了如何運運學「單打獨鬥、闖蕩大阪。在大阪度過兩週的我,時間雖短暫,卻精彩。

對於這兩週的心路歷程,若要說有什麼值得跟大家分享的,這邊提供三個生存法則」,供大家參考:

1 無恥近乎神勇,尤其是在說外國語的時候

入住的第一天開始,先把「羞恥」放旁邊。現在要的是無恥般地說日本語。別怕丟臉,就因為是外國人,講破爛日本語有什麼關係。Thierry傳授的法則很受用,因為是外國人,日本人自然不介意講的日本語「怪怪的」。重點是要敢講,就算腦袋一片空白,急中生智,就算只能只能把屈指可數的幾個日本語單字說出口也總比悶著什麼都不說

2 發揮做筆記的力量

拿出空白紙跟筆,比聽到的音節,試著用自己的方式寫下來。不會五十音?那就用拉丁字母。英文爛炸?用注音符號也可以。這邊的做筆記並不是要像上課一樣老師講解你抄寫,而是紀錄著你今天聽到過的、過的甚至說過的的隻字片語。有點像是日記般留下當下你的學習歷程,讓自己有機會溫故知新,並在未來能夠有回顧成長的依據。即使是現在,我三不五時仍會翻開當時所使用的沉浸式日本語習得筆記,看自己當時的學習足跡。

3 朵打開,開口日本語吧!

沉浸式日本語學習所在的GuesthouseThierry努力後所建構的一個交流平,這邊每一個人都有各自的有趣故事無論是員工還是旅客,只要你問,他們願意跟你分享。前提是你「開口說話」,然後耳朵打開,這段期間你會有很多時間聽到各式各樣的日本語,標準語關西腔各種正式或普通形用法都會遇到,不用擔心是否是「純正日本語」,除非日本語本身已經好到一定程度,有聽沒有懂的狀態是常有的既然來到日本,在號稱日本最好客的城市大阪,無恥學習,全心把自己泡在日本語裡,你很快就會發現,整座城市都是我們夠聊天的Kabitiam咖啡館)

本文經原作者同意後分享若需要轉載內容或聯繫作者請向我們聯繫

原文作者大新哥(中)